设置

关灯

他一凑近,自己的穴儿吐纳出一波春水

    愿真哪能听得这话?握着剑柄的手瞬间发紧,起身向后,一剑挥去,然而眼前却空空如也。

    这时愿真耳后传来一丝动静,方想转头,便被身后之人一把封住了穴道。

    “姑姑定是怕我在凡间耐不住寂寞,特意来给我解闷。”祈遇的唇暧昧地贴着女人的耳廓上,轻轻嚅动着。话间吐纳出的热气烫红了愿真玲珑小巧的耳朵。

    正愁着如何去取狱戟呢,这个女人就乖乖送上门了。在那荒淫的叁个月里,明明察觉到法力失而复得,之后却又遗失殆尽。他今夜倒要弄明白,究竟是不是正如他所想那般……

    “我怎能辜负姑姑这番好意。”祈遇抱着愿真的腰,借着轻功,跃升到半空之中,潜入到宅院内较为隐秘的一间客房内。

    愿真只感受到一阵轻微的颠簸,接着便躺在一席红木床上。手中的长剑被男人夺走,无情地丢在冰冷的地板上。

    而后只见他开始解开自己一层又一层的衣衫。

    “你想干什么?”愿真见状有些慌了神,不再去想那烦人的通天镜,暗暗施法解开自己的穴道。

    祈遇敏锐地察觉到她身上泛着暗淡白光,暗叫不好。立马扑上去,高大的身躯覆在愿真身上,准确擒住那娇软红润的唇。

    “唔……”愿真运作的气息被扰乱,思绪也瞬间转移到男人身上。

    这女人最有趣的地方,便是一旦亲昵,她身子便软了几分,羞恼得只顾着手脚挣脱,心境乱得无暇施法。像只恼怒的奶猫,实属有些……可爱。

    这番想着,祈遇不住狠狠地捏了一把衣衫底下的那团软嫩雪乳。

    “放开我,你这登徒子!老流氓!大色魔!”待男人松开了自己的小嘴,愿真便迫不及待地骂道,几乎用尽了毕生所学。

    然而却没有半分作用,祈遇还是一把扯开了她的衣衫,捞起自己淡粉的肚兜,两片雪乳早已顶着盛开的艳梅。接着两颗圆润立起的乳尖儿被他挤压碰头,一口含住。

    “不要,嗯……”

    明明是来歼灭这大恶魔的,却不料想次次都被他困于床上,如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那小穴儿自从被他闯了进去之后,不知为何,时不时便流水不止。甚至他一凑近,愿真便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穴儿吐纳出一波春水。

    愿真突如其来的一股挫败感,一阵气急。为何每次都还是被着大魔头所欺负,自己清韵圣女,斩荆披棘,竟连此刻好比凡人的祈遇都对付不来,她不甘!

    这委屈和挫败的情绪上了心头,直直逼着那泪水也涌了出来。即使拼了命憋回去,但溢满眼眶的泪水还是流了出来。

    祈遇正舔着那双乳不亦乐乎,耳朵却捕捉到了一阵细小的抽泣声。祈遇松开了那两片软乳,经过男人的舔舐,两颗乳头愈发红肿,乳晕还泛着一层晶莹的光泽。

    “哟,哭了?”他祈遇从未有过何怜悯之心,见着愿真这楚楚可怜的模样,他倒是更想将她困于身下,狠狠操弄那娇软的小穴儿。

    ——————————————

    女主的眼泪  在这里没用  毕竟男主是大魔王  愿真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