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十三章

    “所以,我不可以喜欢你吗?”

    苏铭澜眼泪汪汪。

    不管是论体力还是论权势,天音无疑都是极度弱势的那一方。包括现在她被圈在苏铭澜的怀里,只要他想要,她根本就无半分抵抗能力。

    但苏铭澜现在主动示弱、卑微至极的态度……天音叹了口气,心里酸酸的。

    她想要硬着心肠和苏铭澜划清界限,不想和他纠缠不清的。

    不管是哪种喜欢,她都不想要,她只想回归原来平淡的生活,不想整日惶恐不安,担心自己什么时候又会被他盯上。

    “为什么是我呢……”她问,“我们团本来就挺糊的,我在团内也不是最出挑的,你怎么就喜欢我呢?”

    苏铭澜误会了她的意思,以为她在责怪自己为什么偏偏看上了她,哭得更凶了。

    “对……对不起……可我真的,第一眼看见你就喜欢上你了……那叫什么……什么一见钟情……”

    “我也不想的……可我忘不了……每天就想着如果能见到你那真是太好了……”

    牧天音:“……”

    天音幽幽地叹了口气,她能清楚地听到,身后的男人小声抽噎着,和他高大的形象极为不符,但又好像很符合他向来柔软的性格。

    她说;“你这样,好像是我欺负了你似的。”

    天色渐晚,浴室里并没有开灯,外面的灯光斜斜地照进来。

    模模糊糊的手机铃声响起,隔着门传进来。天音这才想起来,自己出门的时候没有和她们说过,一下午都没回去,恐怕有人要找自己了。

    她抬起手,水珠自手臂上滑落。她说:“我得回去了。”

    苏铭澜安静了片刻,“唔”了一声,不舍地将她抱得更紧。

    天音拍拍苏铭澜,示意他松开。

    “你要把我藏起来吗?”

    天音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

    苏铭澜慢慢地放开手,看着天音撑着两边站起来。

    朦朦胧胧的光影之间,她的身躯被勾勒得无限美好。

    他接过天音手里的毛巾:“我来吧。”

    苏铭澜没有理会天音显而易见的拒绝,沉默着,帮她擦干。

    他们走出浴室,发现和刚才相比,桌子上多了一个大袋子,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天音全套的衣物,甚至连内衣都有。

    天音抱着怀疑的态度试着穿上,每一件的大小都刚刚好,完美贴合,十分舒适。

    她看向苏铭澜,苏铭澜唯唯诺诺解释道:“就是准备了而已……没别的意思。”

    她撒不出气,也就不再说什么,穿戴整齐之后就要离开。

    长廊里昏暗阴森,一点细小的动静都能被无限放大,天音往前走了几步,就不敢继续挪动了。这里的灯光由控制室直接操纵,没有可以开灯的开关。她踟蹰了几秒钟,返回了原先那个会议室。

    本来会议室里的窗帘就只留了一小道缝,现在被完全拉上了,根本就什么都看不到。苏铭澜就藏在这样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他好像很适应这样的黑暗,躲得严严实实,天音尝试着摸索了一会儿,并没有找到他人在哪。

    良久未果,天音只好小声地喊了他的名字。

    她听到一处传来了一点儿悉悉索索的响声。

    于是她朝着那边走过去,未曾想一脚踩到了地上散落的衣物,惊呼着向前倒下——

    ——正好摔进了苏铭澜的怀里。

    他稳稳地接住了她。

    天音惊魂未定,半晌才想起来,连忙推开他站起来,庆幸着夜色掩住了她脸上泛起的微热。

    即便已经做过最亲密的事,她依然不太能习惯和他的肢体接触。

    “你在这里干什么?”

    “……发呆……”

    “……”

    天音不禁想,苏铭澜是不是一个人独处的时候,都像现在这样,找一个安静黑暗的角落静静待着,宛如一只蛰伏于阴影中的猎豹。虽然他只是在发呆啦。

    “外面太黑了。”

    “嗯?……”

    “……你能陪我下楼吗?”

    说出这句话,需要极大的勇气。

    苏铭澜足足过了一分钟,才好像反应过来。他缓慢地起身,靠近天音——然后精准地拉住了她的手。

    “别怕。”

    他低沉的声音在一片漆黑中是最好的安慰剂。天音低着头跟在他后面走,没有再碰到任何障碍物。

    也许是因为眼睛看不见,所以其他的感官更加敏感——例如触觉,指尖那一丁点的皮肤相触,都像是着了火,在寂静之中沸腾和呐喊。

    还好电梯还在运行,标识发出的绿光像饿狼的眼睛,要将他们吞食。

    其实电梯里的光很亮堂,天音到这里就不会再害怕了,不过苏铭澜没有把她送到这里就离开,天音也没拦他,两人谁也没看谁,就这样到了一楼,甚至手还拉在一块儿。

    苏铭澜执意一直拉着她,送到了大门口,外面灯光辉煌,和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的办公楼截然相反,天音走在这样的路上会很安全,他也可以放心了。

    天音盯着自己的脚尖,不安地碰了碰,说:“我得回去了。”

    她在楼上也说过同样的话。

    纵使万般不舍,苏铭澜还是放开了手,只觉得手掌心空空的,心里也闷闷的。

    他问:“我们以后,真的不能再见面了吗?”

    “也没有见面的必要了吧……”

    “是这样吗?……”

    “……”

    天音看他耷拉下脑袋,跟一只无家可归的大狗一样,哪怕清楚地知道这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也无法再说出什么重话。

    她忍不住说:“……你到底知不知道啊?那种事,并不是谁都可以在一起做的。”

    “我知道啊。”

    天音愣住了。

    苏铭澜抬起头来看着天音,眼睛周围一圈仍旧是红着的,但他这时没有在哭,只是眼里的伤痛藏也藏不住:“……只是你。”

    “……”

    天音注视着他,眼神温柔又坚定。

    “可是,不是说你喜欢我就行了,没有那么简单的。”

    苏铭澜不懂。

    “我……算了。”天音退后几步,推开了门,门外凛冽的温度与室内产生了极大的反差,她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然后义无反顾地走进了冬日的寒风中。

    刚才那个电话是宋妍打来的,但她一次没打通之后就没打第二次了,也许是忙去了,也许和李君昊在一起。

    他们两个人的进展非常迅速,一个月之前他们的关系还只有天音知道而已,而且还是不小心撞见的,现在却是弄得人尽皆知。至少在内部,大家都是知道的。宋妍无所谓公不公开,倒是方敏秋想办法压下了不少报道,所以他们还是地下恋情。

    不过,很甜倒是真的。宋妍肉眼可见的容光焕发,笑容也比以前多了,桀骜不驯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可能是李君昊压根不在意她的坏脾气吧。总之,宋妍很关心天音,但她也有自己的生活,不可能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天音身上。

    所以,天音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才行,不要让别人担心。

    她在路灯下默默走着,收紧领口,不让寒风侵入。

    她怕万一感冒了,可能会影响到后面的工作安排。

    除了风声,什么也听不见。宿舍楼就在前面,拐个弯就到了。现在已经能看见稀稀拉拉的几盏灯亮着,不知道其中是否有一盏是在等着她呢?

    天音胡思乱想着,突然手臂被用力一扯,她的惊呼声还没来得及发出,就被抱了个满怀。

    对方的怀抱很温暖,似乎是因为走得很急,还没被寒风侵蚀的缘故。

    他闷闷地声音在天音头顶响起,穿过耳旁的风声直达。

    “……你刚才说的,是情侣吗?一定要是情侣才可以吗?”

    “……”天音冷静道,“所以你就是想和我上床,是吗?”

    苏铭澜对情绪的感知很迟钝,从来不懂得什么叫做察言观色,但这一次他意外敏锐地察觉到了天音的不悦,很有求生欲地改口:“不,不是的。”

    “我只是想,想当那个你最亲密的人。”

    天音脸颊擦过他大衣上的绒毛,睫毛微微地颤了一下。

    “……你在告白吗?在这个时候?”

    苏铭澜并没有立刻回答她这个不算疑问的疑问句,他发现天音的手冷得像块冰,立刻捂到掌心里,炙热的体温源源不断地输送着能量。

    然后他颇为苦恼地在天音的头顶蹭了一下。

    “我不知道……但是,可以吗?”

    【虽然不是肉但这章很肥呀!(非常不要脸地自信叉腰)

    对自己太过于自信,原本以为100章内能完结的,抽空看了一下前面,发现设置了不少伏笔啥的100章前根本不可能塞得下……要我说我都无大纲纯裸奔了那还要啥伏笔啊喂!当初写的时候脑子被驴踢了吧!

    然后我写得可慢啦,等不及的宝可以囤一段时间再看。毕竟免费嘛,追读率没有什么关系,大家都轻松着来就好~因为我本人是个急性子,我自己就是从来不追读,都是等完结。

    不过写的时候发现有人跟着看还是挺愉悦的就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