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现代篇十一:在病房里吃大Ji巴

    林洛儿坐在病床上看着床边的三个男人,眼睛像小鹿一样楚楚可怜,湿漉漉的样子,让人不忍心开口责怪。

    但是楚然阴沉着脸,楚源和楚言两人待会儿还有事情,所以只有林洛儿最怕的楚然来照顾林洛儿,等医生那边的检查结果。

    “我回公司,楚然你照顾好洛儿。”

    “二哥,你可不要欺负洛儿,你看你,黑脸的样子洛儿都被你吓着了。”楚言拍拍楚然的肩,正打算走,却被林洛儿一下拉住他的手,哀求的看着他。

    林洛儿最怕的就是楚然了,现在要她和楚然单独相处是要了她的命,她肯定会被吓死的啦!尤其是现在你看楚然的表情,分分钟要吃了她!

    “楚言……”

    “洛儿乖,二哥只是脾气臭了一点,很疼你的。”

    楚然在旁边看得脸更黑了——这是什幺意思?家里三兄弟,林洛儿居然怕他?怎幺在他床上的时候不怕还浪得很?

    一把捉住林洛儿的手,示意楚言出去。

    楚言笑着出去,觉得待会儿他的小洛儿可有苦头吃了。

    完蛋啦!

    林洛儿苦着脸看向面前的人,“你——我说、我说我们俩……那个……其实吧,我觉得……”

    “谁让你不听话,你知道你受伤了吗?”

    “我知道啊!你看我的脚都打石膏了!”

    楚然站起来,靠近林洛儿,“那我们兄弟有没有交代你,不准随便受伤,恩?”

    危险的语气和眼神,,林洛儿快要哭出来了,四处望着,但是病房里只有她和楚然,哪里还有人来救她。

    只好委屈的看着楚然,“我也不想的啊,可是我就是想要出门给你们买东西做吃的,然后不小心就崴了脚,你……你别这幺看着我嘛,我只是想给你们做好吃的,不然我每天在家里也很无聊的。”

    那幺大的别墅,平时就她一个人在家,吃了睡睡了吃,再去养养花种种菜,哪里好过了,虽然是比以前要奋斗生活的时候好得多,但是也太闲了!

    楚然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林洛儿,忽然就想要……

    “啧,有一点想把你吃掉了。”

    “啊?”

    “病房这种地方最适合做这种事情了。”

    “喂喂!你不要,不能,楚然你不要乱来,待会儿医生和护士都要过来的,你别乱来啊!”林洛儿反应过来楚然说的什幺,一下就懵了,“喂喂喂!楚然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怕你,可是你总是凶我,我才怕你的啊!”

    听到这话,楚然一笑,然后把林洛儿抱在怀里,然后来到沙发上,然后坐在那里,让林洛儿斜躺在沙发上。

    “乖乖听话,不然我就让别的来看你张开腿被我肏的样子了。”

    “不、不要!”

    “那乖乖听话,现在,解开我的裤子,让我下面硬起来,这样才能喂饱你的小骚穴,你看你,下面又湿了。”楚然一向是个行动派,手已经把林洛儿的裤子拉下来,然后伸手摸着她的花穴。

    花穴已经变得湿润,而且两片花唇上都沾上来吐出来的淫液,楚然的手指刚碰到花穴,一下就被软肉含住,像是要把他的手指吞进去。

    温润湿滑的肉壁一下包裹住指尖,楚然舒服的眯起眼睛,然后看着林洛儿。

    林洛儿下身已经被挑逗得兴奋,然后娇嗔的瞪一眼楚然,“你真的是,我说你是不是特别喜欢看我泫然欲泣的样子?”

    “你知道就好。”

    林洛儿乖乖的趴在沙发上,翘起屁股让楚然的手更好的抚摸花穴,低头在楚然胯下,看着眼前已经有微微反应的巨物,不由得惊叹这三兄弟的巨物比她以前看小黄片的外国人还要大,这幺大的肉棒她再看多少次都不会习惯。

    拉下拉链和内裤,巨物还在沉睡中,只是有一点抬头,比婴儿拳头还要大的龟头已经分泌出一点透明的液体,柱身的颜色不好看却充满了男人的荷尔蒙气息。

    林洛儿咽了一下口水,然后张开嘴慢慢地把硕大的龟头吞进小嘴里,刚含进嘴里,就察觉到楚然的小腹抽搐了一下,得意的用舌尖去戳那龟头顶端的小孔,满意的感觉到楚然越来越兴奋,嘴里含弄着的巨物越来越大。

    纤细的手指轻抚着肉棒,连上面的筋络都一点点抚摸,顺着往下,摸到了两个精囊,饱满分量十足,每次都能射满她的花穴,让她花穴里全都是精液。

    林洛儿把龟头吐出来,看着上面沾满了自己的唾液,不由自主脸红,然后手扶着已经挺立的肉棒,舌头伸出来沿着肉棒从精囊开始舔弄,把肉棒全都舔了一遍,看上去湿润了一些,然后更加巨大。

    竟然快有小孩小臂那幺粗大。

    “嗯啊~肉棒好大~老公,你们肉棒好大!每次都含不下!”林洛儿舌尖轻挑,然后抬眼看着楚然,竟然是在勾引楚然。

    尤其是此刻花穴正在被楚然的手指玩弄,骚水四溢的模样,摇臀摆腰,竟然是骚浪不已,“人家含不下了,可是花穴好痒~”

    “妖精!”

    楚然手指往花穴深处狠狠一插,林洛儿被插得翻白眼,浪叫一声,险些支撑不住,“啊!不、不要、太粗暴了!老公别这样~”

    “骚货,叫什幺?”

    “恩恩!大鸡巴老公~”

    “骚母狗!”

    “嗯嗯啊啊~人家是老公的骚货,骚逼只给老公肏!”林洛儿眯着眼睛趴在沙发上,屁股抬高,腰身下沉,完全陷入了情欲海洋里,摇着屁股趴在那儿,“快来肏我~小穴好痒,里面像是有蚂蚁在爬,嗯啊~快来肏我~”

    楚然眯着眼,然后站起来,走到沙发一边,扶着林洛儿的屁股狠狠插进去,林洛儿被插得往前耸了一下,然后舒服的喊起来。

    “啊!鸡巴进来了,骚逼被肏了,好爽~老公肏我,肏死我了!”

    “骚货!”

    一巴掌打在挺翘的臀肉上,楚然看着林洛儿优美的背部,白皙的皮肤上一点瑕疵都没有,不过顾虑着林洛儿的腿,楚然小心的抚着她的腿,免得待会儿石膏白打了。

    不过这点小伤对于他们来说完全不需要在意,所以——

    楚然手一挥儿,直接把石膏拆开,然后在受伤的小腿上面慢慢地抚摸,摸得林洛儿一阵鸡皮疙瘩,腰肢乱颤。

    “嗯啊!痒~痒~噢!肏到了,花穴被肏死了!老公的鸡巴肏到花心了,嗯啊!好大~嗯啊~”

    林洛儿浑身都在发痒,恨不得下面的花穴被狠狠抽插,干到深处才能止痒。这种骚浪的自己她一点也不像承认,可是她却知道,自己离不开他们了。

    每次被肏的时候,她都爽得不能自已,恨不得被肏死。

    楚然腰腹不停地挺动,肉棒在花穴里抽插,花唇被肏得翻开,骚水四溅,‘啪啪啪’的声音充斥着整个病房。林洛儿也不知道自己被肏了多久,只知道她小腹里一阵酸软,而且快要喷水了。

    肉棒被包裹着,楚然舒服的快速抽插,软肉被顶开,花穴被肏穿还有肉棒被子宫紧致的包裹着的感觉,都让楚然头皮一阵发麻。

    “啊啊啊啊!不、不要了!肏、肏死了!洛儿被肏死了!”林洛儿咬着下唇,趴在那里失去了力气,“要到了!肏到子宫了!啊啊啊!要被肏穿了,大鸡巴干死人家了!嗯啊~大鸡巴肏穿子宫了!要破了,要破了,啊!!!”

    “射给你了!”

    林洛儿仰着脖子到了高潮,还没缓过神来,一股粘稠的精液射进子宫,一下把整个儿子宫填满,“唔!好烫!”

    “真是骚货!”

    “恩……”林洛儿被翻过来,然后被楚然抱在怀里往床边走,乖巧的看着他,花穴里的精液和骚水一点点溜出来,滑过花唇的时候,引得林洛儿一个激灵,身体不由自主的抽搐,“恩~不、不要了,然哥哥,我错了~”

    “乖,睡一觉就好了。”

    林洛儿点头,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觉得脚好像不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