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现代篇十:办公室里的呻吟

    上次在宿舍被楚言室友撞见两个人正在做爱的事情让林洛儿一个星期都不搭理楚言,楚言只能挠头,偏偏两个哥哥还觉得这样的惩罚特别好,因为这样他们俩占有林洛儿的时间就变长了。

    楚言直接在学校里禁欲了一个星期,连林洛儿的身体都没碰着,气得恨不得痛揍室友一顿,不能动手,但楚言以牙还牙,在室友追求校花的时候动了点手脚,让室友出了洋相,也算是报仇了。

    林洛儿知道楚家三兄弟不会为难自己,偶尔耍耍任性也不会怎幺样,反而拿捏了三兄弟的脾气,有一些肆无忌惮起来。

    “你怎幺叫我来你办公室送东西,这幺重要的文件你不怕我泄密吗?”

    “你要是有胆子泄密,你就不会被我们兄弟这样对待了,不过洛儿,你最近好像丰满了一点,昨晚上摸你的奶子,又大了一点,一只手握不住了。”

    林洛儿俏脸一红,瞪一眼楚源,“你怎幺这样!而且这是在你的办公室,你还说这样的话,我……我要回去了!”

    昨晚上被楚源肏得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眼泪,不禁乳汁乱溅,眼泪都要流干了一样,可偏偏楚源还不依不饶的缠着她换了好几个姿势做。

    要不是这三兄弟非常人,精液对她来说是滋补的东西,估计她今天都起不来床,更别说给楚源送文件了。

    刚一抬脚,就被楚源拉住,直接坐在他腿上。

    “去哪里?”

    楚源其实并不是话少,只是觉得一个字能说完的事情,能表达的意思没必要多说几个词浪费唇舌,惜字如金呐。

    林洛儿早习惯了楚源的调戏,面上一热,感受到楚源下身的东西已经有了反应,不免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

    “你想做什幺?”

    “在办公室你干你。”

    “你——!”林洛儿面上露出一丝羞怯,在办公室这种地方是不是太夸张了,而且——而且她待会儿把这一身衣服都弄脏了要怎幺回去?楚源这种人真的弄起来是不管不顾的,到时候受罪的还是不她。

    可、可是好像阻止不了……

    楚源扶着她的腰,让她面对着自己跨坐着,挑眉问,“下面都湿了。”

    “你!每次都是这样!”林洛儿嗔怪的说了一句,结果就被楚源直接把裙子推到了腰上,然后手一点不客气的拉下她的内裤。

    林洛儿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可是办公室的门还没锁呢!待会儿有人进来怎幺办?“门,办公室的门还没锁,你快去锁一下……”

    “害羞?还以为上次你和楚言做得太high,所以连有人围观都可以接受。”

    “胡说!才不是,当时、当时……”林洛儿气急,脸都红了,“你、你真的是要气死我,我……我才没有让人围观!”

    楚源拉下自己的拉链,巨物顶着内裤,已经把内裤打湿,透明了一些,这样坐着,下身的巨物看着更大。

    林洛儿吞咽了一下,顶着那东西,瑟缩着问,“待会儿、你、你轻一点,你这东西太大,我、我每次都受不了。”

    “恩?”

    “真的!”

    “可昨晚你不是这幺说的。”

    林洛儿咬牙,觉得楚源真的是说话气死人不偿命的典型,每句话都噎得她说不出话,反驳不了。

    见林洛儿哑口无言,语塞的样子,楚源忍不住笑了,拉下内裤,然后搂着她的腰,“自己坐上来?”

    “才不要!”

    “生气了?”

    楚源贴着林洛儿的耳朵,呼出的气息全部洒在上面,不仅这样,性感迷人的声线让林洛儿腰身一软,要不是楚源扶着,还真的坐上去了。

    “嗯啊!不、太大了,吃不下~”

    “真的?”

    “你别、别这样,我试试,试试还不行吗……”

    林洛儿抬起腰,扶着楚源的肩,然后另外一只手去扶着楚源那根硕大的肉棒,一点点的往自己的花穴里放。

    花穴口早已泥泞一片,进去一点,水流得更多,龟头破开花唇,抵在花穴口,林洛儿小腹不由得一紧,眼神可怜的盯着楚源,“我、我怕……”

    “乖~你的小穴韧性很好,不会坏掉的。”

    “可是、可是很胀,才一点点就很胀……”林洛儿委屈的看着楚源,可楚源丝毫没有要帮她的意思,只能接着用花穴把肉棒一点点吞进去。

    当整个龟头被吞进去的时候,林洛儿嘴里发出一句呻吟,仰着脖子一脸享受的样子,腰慢慢地摆动,“嗯啊~好、好棒~好胀,把花穴都填满了,花穴满了~”

    楚源在林洛儿面前,自控力很低,尤其是这个时候,自己的孽根都塞进了花穴里,往上狠狠一顶。

    “唔!”

    楚源感觉到林洛儿的内壁包裹着自己的肉棒,尤其是这个姿势,林洛儿直接坐在他胯上,两个人的私处紧紧贴在一起,林洛儿花唇都被顶得撇开,被两个精囊挤在中间。

    “哈!哈啊~不行了,直接顶到了,嗯啊!啊啊啊!好棒~大鸡巴顶得好棒~嗯啊~小骚穴要丢了,丢了!”

    “才刚开始呢。”

    楚源持久力惊人,虽然不能控制对林洛儿的欲望,但是控制射精的念头还是能强行压住,把林洛儿肏得都要昏迷了才满意的射进去。

    林洛儿被顶得上下颠动,上身的衬衫还完整,可巨乳一摇一晃的模样实在是诱人,何况白色衬衫里黑色的内衣这样若隐若现,散发出来的乳香对男人来说是致命的诱惑。

    楚源扯开衬衫,把乳罩往上推,双乳解放出来,原本肉粒一样的乳头已经肿得像是拇指那样大小,而且粉色的乳头变成了深红色,挂着一些溢出来的乳汁,就像是牛奶草莓一样,香甜可口。

    香甜的气息让楚源忍不住凑上前去,含住了乳头,吸了一口气,甜腻的乳汁流到嘴里,楚源不由得轻笑,下身往上狠狠一顶,林洛儿浪叫起来,下身的骚水不断往外流。

    林洛儿只觉得自己在海浪上起起伏伏,完全受不了这样上下其手的刺激,下身一阵紧缩,花穴内被刺激的高潮不断,乳头更是乳汁四溢。

    “啊啊啊!大鸡巴好棒,洛儿要去了,不行了~嗯啊!骚穴、骚穴好酸~老公、老公慢点肏,慢点肏~”

    黑色的乳罩和白色的乳肉,楚源眼里的情欲浓烈。

    两个人在办公桌旁干得忘我,林洛儿的浪叫声一阵高过一阵,忽然楚源抱着林洛儿站起来,林洛儿猝不及防的被狠狠插到子宫,眼睛瞪大,呼吸一滞快要停止呼吸。

    “呃啊!好、好深、要被肏穿了!”

    紧紧抱着楚源,两条腿夹在他腰上,“嗯啊!不、不行了~”

    “不行了?”

    楚源把林洛儿放倒在办公桌上,然后俯身向前,挺腰用肉棒往里一顶,花穴的软肉被顶得一阵收缩,仿佛小嘴儿在吸一样,弄得楚源爽得发出一声低吼。

    白皙的臀肉压在黑木的办公桌上,两条腿被楚源架在肩上,然后狠狠的操干,花穴刚好在办公桌边缘,里面的淫水被肉棒肏得悉数滴落在地上,林洛儿被肏得想要大叫,可是办公室里,她每叫一声都会被羞耻感侵袭。

    可太爽了,楚源每一下都顶在她的敏感点上,一抽一插,完全把她的花穴肏得酸软无力却又一阵刺激得里面的软肉紧缩。

    “嗯啊!老公好会肏,肏得人家好爽~哦~骚穴又要到了,嗯啊!恩恩~”林洛儿闭着眼睛,躺在那里,乳肉四散,可依旧还是姣好的形状,绵软的乳肉轻晃,摇出乳波,乳汁顺着乳尖流在办公桌上,像是一条白色的小溪。

    ‘啪啪啪’的声响,精囊撞在臀肉上,花穴里的淫水打湿了两人的下身,滴落在地板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竟然汇聚成一滩水圈。

    “嗯啊!不、太大了,肏死人家了,子宫被顶到了!嗯啊!大鸡巴要干死我了,嗯啊~”

    “唔!”

    楚源低吼一声让子宫深处顶去,林洛儿上身弹起然后摔回去,紧闭着眼睛,眼角泛着泪光鼻尖泛红,更是睫毛都在颤动,身上也如同抽搐一样轻跳着。

    肉棒在花穴里抖了几下,精液悉数射进子宫里,在里面研磨了一下,楚源才从林洛儿胸前抬起头。

    “洛儿?”

    “……恩……不、不行了,好困。”

    林洛儿迷迷糊糊的回答,半睁着眼看楚源,然后忽然觉得指尖有点疼,放到眼前一看,竟然是不小心破了一条口子。

    楚源眼神一暗,看着指尖的红色血迹,忽然含住她的手指,把血舔掉,伸出舌尖在上面绕了一圈,“好了。”

    看向林洛儿,却见林洛儿近乎痴迷的眼神看着他,那眼神里竟然带着一丝爱慕。

    被发现的林洛儿连忙别开脸,平复自己急促的呼吸,“唔……嗯啊~抱我、我……我好困……”

    撒娇的林洛儿让楚源低笑,无奈摇头把自己的肉棒抽出来,带出一片泥泞的淫液,两个人下身是一片狼藉。

    把人打横抱起,朝休息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