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页

    “打个商量,下一次别弄到床铺上了。”和妃又道,“弄得都是泥土,都不好收拾。对了,也不能在饭桌上弄,要是掉进汤里菜里,那可就不能吃了。”

    小宁懿眨眨眼:等到时候……我就辟谷!

    不过辟谷是辟谷,小宁懿还是想尝尝这个古代的美味佳肴,总不能每天就知道修炼,那人生多无趣啊。

    “你现在倒是还没上饭桌,等你能吃点其他东西的时候,还要好几个月呢。”和妃想着到时候能做什么吃的给女儿,最开始吃的是米糊糊呢,还是肉泥呢。

    小孩子的肠胃没有那么好,到时候还是问问太医,别乱给小孩子吃东西了。

    和妃只觉得这一辈子有这么一个女儿也就够了,她没有想着要给女儿生一个同母同父的弟弟。要是她再生一个阿哥,别人就会想那个阿哥有小宁懿这么厉害的姐姐,又怎么可能甘愿当一个平凡的小阿哥呢。

    真要是那样的话,还不如就生一个女儿呢。

    和妃的家人往宫里递了牌子,洗三的那一天也来了,不过没有多待。那么多皇室宗亲,瓜尔佳氏家哪里可能站得太前面,就是因为是和妃的母族,这才有幸能来。

    家里的人让她好好养身体,争取以后生一个阿哥。

    皇帝都有那么多个成年的阿哥了,和妃真不觉得自己生阿哥有什么好的,生个女儿就成了。和妃明白家族的人在想什么,他们就想着就算阿哥不能登基为帝,但也能成为贝勒成为王爷,那么就还能给家里助力。

    在这个后宫,生了阿哥才好。即便和妃生了出生带有异象的女儿,家里的人还是想她生阿哥,重男轻女,就是如此。

    家里的人越是那么想,和妃就越不想再生孩子了,真要是生了阿哥,母族的人是不是就看重阿哥,是不是想着让女儿为她弟弟多做事?真要是那样的话,只会惹皇帝不高兴。

    皇帝看重的是小宁懿,又不是小宁懿一母同胞的弟弟。

    和妃不至于不明白这一点,她想后宫的很多妃嫔应该都认为她还想生阿哥吧。

    “你呀,又是偷吃蜂蜜,又是给人参的,该说你懂事呢,还是说你调皮呢?”和妃觉得自己的女儿应当认得那些东西的,就算不认得,那么也该知道那些东西补身体。

    小宁懿:当然是该说我懂事啊。

    瞧瞧,我都没有哭!

    小宁懿觉得自己超级好带的,不闹腾,自带小床。到了夜晚,这些人也不用盯着自己,智能小床能给她换尿布,能投喂她,太完美不过了。

    这世上就没有比她更好养的小孩子了!

    另一边,十八阿哥的烧退了,王嫔松了一口气。王嫔就担心十八阿哥熬不过来,怕十八阿哥就那么没了。

    而皇帝早已经离开,皇帝不可能一直坐在旁边陪伴十八阿哥。皇帝也不可能在十八阿哥还病着的时候,就跟王嫔翻云覆雨。

    “孩子还小,喝不了那么多药,就是喝点,再让乳母喝一些。”太医道。

    古时候,很多人家都是这么做的,小孩子能喝一点药就喝一点,喝不了那么多,那就让乳母喝一些。不管这是不是伪科学,古代的人就那么做。

    太医的额头还出了不少汗,皇家没少死孩子的,可能不在他们的手上死掉,就别在他们的手里死掉,他们都担心被牵累。

    “最近也别吹风。”太医特意道了一句,就怕有的妃嫔为了争宠,特意把孩子抱到外面吹风。

    太医不知道王嫔是不是这样的人,但是提一句总是好的。

    王嫔听到这话,立马就想到儿子是不是被人抱出去吹风了。她没有想着让儿子生病,没有想着让皇帝过来看生病的儿子,她还年轻,比宜妃等人年轻多了,皇帝还会多过来她这边,且她又生有阿哥,着实没有必要如此冒风险。

    当今皇帝不是一个多么注重美色的人,便是宠着一个人,也不是独宠着一个人,算是雨露均沾。皇帝对于她们这些生有子嗣的妃嫔又更加好些,她们比那些没有子嗣的妃嫔更有盼头。

    太医走后,王嫔就惩罚了一个宫女。

    后宫的妃嫔手段多,那些在后宫待的久的妃嫔,眼线更多,还有就是她们母族的人。

    王嫔的母族就只是县令,哪里能安排得了那么多。王嫔在后宫主要就是靠她自己,她也不敢轻易站队,她只知道自己地位低,生的阿哥地位也低,争不了那么多的东西。

    王嫔惩罚宫女的时候传到了和妃的耳朵里,和妃但笑不语。

    就只是惩罚一个宫女而已!

    谁知道这个宫女背后的人是谁呢,便是有人,那个宫女也不可能说。特别是像这种孩子吹了风的时候,更能说是抱着孩子出去晒晒太阳,谁知竟然着凉了。孩子的身体本就弱,也许真是如此。

    和妃暂时没有打算让人抱着孩子出去晒太阳,小宁懿还太小了。

    这不,刚刚还睁着眼睛到处瞧的小宁懿,这么快又睡着了。

    小宁懿:多睡觉,以后就能控制好了,就能单独拿人参出来,而不是带那么多泥土出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小宁懿就满月了,还办了满月酒。满月过,翻过年,小宁懿八个月的时候就爬得很溜了。

    “小公主。”宫人们正到处找小宁懿。

    他们就觉得小宁懿刚刚还趴在垫子上玩耍,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