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10

    r     钟沁儿被整个按向他,双唇迎接着他无比热烈的唇舌。

    她的脑海一片空白,他是那么的温热,他的身上仿佛有着某种魔力,无比地吸引住她。

    她甚至主动伸出舌尖去勾弄他火热的唇舌,两人舌尖相抵,交缠在一起,热烈地相融。他尝到了她唇间苦涩的药味,心里忽然一动  。

    “嗯……”她在他辗转的亲吻间隙,发出细细的呻吟。

    他终于放开了她,微微的喘息着,俊逸的面孔因情欲而泛红,眼眸之中更是难掩的悸动。

    “师姐,你知道我等这一天多久了吗?”

    容渊抚着她的唇瓣,刚才还因寒毒而失去了血色,此时又因他的亲吻而红艳欲滴。

    她双眸迷离,双手抚在他的赤裸的腰身之上,感受着热源,主动地亲吻着他颈间的喉结。

    她轻轻地低吟着,“为什么碰到你就不再难受了?”

    容渊低哑地笑了一声,他缓缓地伸出右手来,静静地凝望着自己的指尖,忽然那一双幽黑的眸子变成了浓烈的赤色,宛如耀目的火焰,在他的眼中不停地跳跃。

    “饶他业火叁灾土为灰,灵明不毁。”1    他低声说道。

    他双眉一敛,眸光凝聚,只见玉白的手指也染上了一层火红的光芒,宛如一朵红莲盛放在他的指尖。

    “你的地涌寒冰,我的红莲业火,我们还真是天生一对。”他看着面前神色迷惘的女子,扬起唇来。

    此刻,他的右掌再度轻抚在她的肌肤之上,那一团红莲业火明媚妖娆,在雪白的胴体之上顺着他的手指,轻轻游走。

    她迷茫地坐起身来,乌亮的青丝被甩在身后,缓缓地荡漾着。她感受着他指尖的温度,那样温暖的快意,在慢慢驱散着她体内的寒毒,让她终于不用再忍受那样的折磨。

    容渊的双目赤红一片,盯着坐在他身上的她,他的左手绕她的身后,摩挲着她光滑的背脊,动作轻柔,让她舒服到足尖绷紧。

    忽然,他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手指轻轻地一拉,那抹浅绿色的抹胸滑了下来,如飘落的树叶离开枝头。

    一对莹白的玉乳跳了出来,他抬手轻抚了一下,肌肤无比滑腻,沁凉如上好的羊脂白玉。

    他神色迷醉地看她,想起那一年的自己,就是这样臆想着占有她。

    他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上,再度含住她的双唇,在下唇之上轻轻咬了一口,她乖顺地张口迎接他舌尖的挺进,他柔软的舌轻轻舔过她细巧的贝齿,勾住她的舌尖,向自己的唇中带,汲取着她口中芳香的津液。

    钟沁儿完全迷失了,她闭上眼,舒服地呻吟着,双手揽住他的颈项,全身心地投入。

    他的指尖带着那一抹明红,先是揉捏着她雪白的胸脯,直到那红润的蓓蕾完全挺立,他才是移了下来,伸出舌尖去来回地舔弄,直到两颗蓓蕾都被他舔得湿红光亮。

    手指顺着平坦的小腹,一点点地缓缓抚摸着,向下滑去,因为长年修行而生出的薄茧刺激着她柔嫩的肌肤,慢慢没入芳草萋萋的下体。

    容渊忽笑了笑,抬起头,让她看看他的指尖,两指之间拈出一道细细的银丝。

    他啧了一声,“原来你也想要了……”

    她迷蒙地看着他,杏眼微睁的样子,让他想起密林之中惊慌的小鹿。

    忽然,她的眼睛睁得更大,呼吸急促起来,胸前的两团雪丘微微起伏,乳尖儿颤动着。

    起初,他的手指只是在花唇之上徘徊,将两边艳红的唇肉抚摸得湿漉漉的。

    不知什么时候,他突然伸了一根进去。层层迭迭的花肉被推挤着打开,又密密地包裹着他,湿热地紧紧黏住他修长的手指。

    “师姐,你好紧。”他低低喘着,声音暗哑。

    他眸色更幽深了些,手指向内探去,慢慢扩张着,忽然触到了深处的一层薄膜。他抿了抿唇,摩挲了下,引来她一声低呼,双手不由自主地抓紧了他的胳膊。

    容渊的神色忽明忽暗,“原来你们还没有……”

    他低声笑了一下,“师姐,你这样到让我心软了,我真的拿你怎么办好?”

    钟沁儿的呼吸微乱,身子一会凉一会热,如置身冰火两重天之中,扬首感受着下体被戳弄的感觉,又难受又舒服,相互交织在一起。

    一股热流猛地自她的花径涌出,直接浇在了他的手指之上。

    “嗯……”她的长睫颤抖地合住,脚趾也蜷缩起来。

    “这次你喝了药,神智都不清明了,下次我要让你清醒地看着我是如何肏你的。”

    容渊抬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将被花蜜浸湿的手指抽了出来。

    钟沁儿闻言,扬睫看着他,只见那张俊朗如玉的面孔带着微微的冷意,和他温暖的手指截然相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