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分卷阅读8

    佛聚在了下身的某一处,烫得逼人。

    “再靠我近一些。”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明明之前还是如此的抗拒他。

    此刻的她,已经是全无理智,她面孔微扬,贴在了他的面颊之上,纤长的脖颈摩挲着他的颈项,两人亲密得宛如一双交颈的鸳鸯。

    “叫我师弟。”他暗哑的声音诱惑着她,说出他想要的。

    “师弟,我要……”

    钟沁儿体内奔走的寒毒所带来的巨大痛楚,已经让她头脑昏沉,只想紧紧地抓住眼前的救命稻草。

    他凑在她的耳边,低声问道:“师姐,你想要什么?”

    钟沁儿被痛楚与快意交织着,双目迷离,几乎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在做什么。

    她双手向下,落在他的腰间,身子哆嗦,颤抖的手指拉开了他的衣带,手掌贴着他的腰腹,撩起他微开的衣襟,不停地翻动着,层层而入,终于贴到了他的肌肤之上。

    “为什么会这样?”她喃喃自语,果然一触碰到他,她就没有那么难受了。

    “原来……”容渊在她耳边轻声笑了笑,“这就是师姐你想要的?”

    钟沁儿无意识地点了点头,手掌在他平坦的腹部之上紧贴着游移,感受着那让她舒适的热意,完全没有意识到他渐渐加重的呼吸声。

    “舒服吗?”他微喘了一声,却带着无比撩人的气息。

    “舒服。”她长睫微微颤动,眼角泛起潮意,柔顺地回道。

    容渊向前握紧她纤细如花的腰肢,将她缓缓放倒在榻间,而钟沁儿的手仍在他的衣襟之间,贴着他光洁的肌肤向后一滑,直接搂住了他赤裸的腰。

    容渊的身子微微一僵,却感觉身体的某处更硬实滚烫了。

    他情不自禁地低喘着,温热的呼吸长驱直入,窜入了她的耳中,又在她的身上撩起一丝酥麻的快感。

    “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邪念

    容渊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她的脸庞,将她微乱的发丝撩到了耳根,宛如呢喃般的耳语。

    “我会让你更舒服的。”

    钟沁儿沉浸在痛楚与快意交织的感觉之中,完全没注意到他的动作。

    容渊眼底暗流涌动,长眉微扬,单膝一顶,没入她的两腿之间,这样的动作让他衣襟开得更大,直接显露出赤裸的身躯,修长而流畅的线条,只是在他胸口之处仍有一道狰狞的伤痕。

    “师弟……”

    钟沁儿此刻宛如抓到救命的稻草,双臂揽住他有力的腰身,上身迎合般地贴合了上去。

    他因她的急切而低声笑了,“师姐,别急。”

    钟沁儿双目之中盈了一层潋滟的水光,她语无伦次地说道:“还不够……”

    他柔软的嘴唇摩挲着她的耳根,让她浑身激起一层颤栗,“师姐,想要舒服就要把衣裳脱了。”

    他把她的手从后腰抽出来,放在她腰间的衣带之上,“你是自己来呢?还是我帮你?”

    她目光迷茫,整个人宛如坠在云雾之中,手指无力地拉了下衣带,终究还是耷拉了下来。

    “看来,还是要我帮你。”容渊俯身在她耳畔低声笑道。

    他玉色的手指灵活地挑动,动作利落,不一会她已是衣衫半褪,被墨蓝色的被褥一衬,肌肤皎洁,莹莹如月。

    半掩的衣襟里,显出内里一截浅绿的抹胸,雪白的胸脯,晶莹如玉脂,高耸着没入其中,两相映衬宛如一把鲜嫩欲滴的小葱。

    顶端俏生生地挺立着,隔着柔软光滑的丝锦,显出了尖尖蓓蕾的形状。

    容渊静静地看着她,俊朗的容颜之上神色晦暗不明,瞳孔颜色愈加深沉起来,漆黑如墨般。

    他的手指流连在她胸口裸露的肌肤之上,“师姐,你真美。”

    他的手指直接触碰到她的肌肤,带来一道汹涌的热流,令她舒服地眯起眼来。

    他的下颌轻轻地摩擦着她光滑的颈项。长睫掩映的墨眸,黑色深到了极致,声音清越如琴音,蛊惑着她一步步深陷入无形的危境。

    “这样,寒毒是不是没那么难受了?”

    可是身体其他,他没有触碰到的地方,还是很难受。

    钟沁儿紧咬住唇,不知道从哪里又生出一股勇气,把全身所有的气力凝结在指尖之上,颤抖着解开了他所有的衣衫。

    容渊似是早已料到这一切,身体配合着她的动作,让她几乎没有花费太多力气,就剥干净了他。

    他勾了勾唇,一个翻身,身体卧在榻上,将她整个人托在自己的身上,手指在她发间一拨,取下了那根白净的玉簪。

    乌黑的长发流泻而下,如瀑般散在她洁白的背脊之上。此刻的钟沁儿,浑身上下只剩下一件薄薄的抹胸。她双唇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