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8

    夏天燥热。媚儿原先在宫中,是时常梳洗的,如今一天不梳洗身上都感觉不舒服。泡在金璟的浴桶里,她却要注意风吹草动。

    小丫鬟似乎注意到了媚儿是金枝玉叶,往桶中倒入很多玫瑰花瓣用来舒缓神经。媚儿却不敢耽误太久,等洗完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没有衣服可穿。

    媚儿抿着唇,似乎作了很大的决定才开口:

    “小疤儿,小疤儿?……”

    金璟就在帘外。

    “嗯?”他懒懒地问。

    “我……不想穿湿衣服。”

    金璟勾唇。他自然是知道媚儿没有衣服可穿的。

    “那?”他的声音低低的,很有磁性却也很气人:

    “怎么办呢?”

    媚儿知他戏弄自己,火冒叁丈,却也隐约能感到他对自己的兴趣。

    于是她道:

    “你不给我拿衣服是吗?金璟。你若是不怕别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我现在就出来。”

    金璟明知她在激他,但还是被她的话气到了。

    “金某不知,郡主长于闺阁,竟如此大方。”

    说完,他便把自己干净的衣衫扔了进去:

    “穿上。”

    姜媚儿从浴堂走了出来,金璟却又是一呆。

    他自是知道媚儿是美的,她穿着他的衣服,衬得皮肤更显得白皙,宽大的衣袍显得她的身段纤细,想让人把她揽在怀里。

    媚儿不好意思道:

    “那么,金璟,我到哪里休息呢?”

    金璟挑眉。他不喜欢她叫他金璟。

    “这里就一张床,你说睡哪儿?”他反问她。

    金璟的床很大,出乎意料的,上面有两个枕头。

    他的用意不言自明,可是媚儿还是没有动弹。

    “你若是不睡,今儿便只能站在那里了。”金璟道。

    他自顾自地上了床,却听媚儿道:

    “金璟,你还有完没完?”

    金璟不言,于是媚儿继续道:

    “金璟,你若是恨我,大可以鞭笞我,大可以折磨我,我毫无怨言。”

    他的火气郁结在心底。这个死女人,在她眼里,他总是这样不堪?和他睡在一起,甚至不如找人打她?

    她知不知道,他从未和女人过夜。

    不知好歹的东西。

    金璟下了床,附身直视她:

    “很好,姜小姐,这是你自找的。”

    “卫风。”他喊道。

    “属下在。”

    “把姜媚儿带到囚室。”

    姜媚儿瞪大了眼睛。

    “金璟,你不要脸!我乃朝上郡主,你怎么敢——”

    “郡主?”金璟勾勾嘴角:

    “我倒是忘了。西慕的太子慕容荥即将要迎娶赤辽的皇室之女,你以为你以后还是郡主吗?”他走到媚儿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你怎么——看不清形势呢?”

    他在她耳边道:

    “很多年前我就告诉过你,太子是不可能娶你的。”

    媚儿并不知道慕容荥要娶和亲公主一事。她呆呆地看着金璟:

    “你骗我。”

    “呵。”金璟嗤笑道:

    “不如我们打个赌,如果你可敬可爱的哥哥没有娶任何的女人,算我输。如果在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娶了别人,你就给我一件你的东西——不如把自己给我,如何?”

    “你说什么?”媚儿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不可能!”她尖声道。

    “你在怕什么呢?”金璟的脸靠在她面前:

    “若你真的相信你的哥哥,你就应该爽快答应才是呀。”

    姜媚儿的手握成了拳。她的身子在颤抖,好不容易她口中才吐出二字:

    “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