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4厉色

    姜媚儿的目的并不在问他的名字。她的目的在于看到了小疤儿听到谢坤名字之后的反应。

    她没有错过他的眼神。

    即使他掩饰了起来。

    那眼神里有浓重的、复杂的、仇恨和痛楚。

    小疤儿成为宫中内监,已是一年后的事情。

    谢坤自然是东厂总督,小疤儿深受他的提点。

    因着小疤儿的身份,媚儿与他保持着一定距离。

    她长大了,自然懂得男女授受不亲的。

    可是她没有想到,一年后,谢坤死了。

    谢坤是被人绞死的。

    据说尸首异处,死状极为惨烈。

    官府没有找到杀死谢坤的凶手,因为谢坤生前得罪了很多人,他喜欢年轻漂亮的男孩这件事也同样心照不宣。

    这件事姜媚儿原本也是不放在眼里的,可是这回,这些过去在她心里百转千回,她忽然明白了。

    那个她从来看不起的男孩,早就别有目的。

    他的忍耐,他的仇恨,他的沉静。关于他的一切,她本不应触碰。

    她本不该出宫的。

    如今的金璟,那张脸比过去更为漂亮,可惜他的眼早已没了多年前讨好般的小心翼翼。

    金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媚儿眼神中的变化,不禁一哂。

    媚儿却道:

    “师兄这是做什么,还把我绑了起来。”

    金璟眼神递给旁边的侍从,那人便给媚儿解开了绳索。

    媚儿揉揉发痛的手腕,不禁问道:

    “元璟师兄,我们好歹也是一个师傅教过的学生。”

    他的眼神忽然抹了一层厉色。

    不过媚儿又想起一个问题:

    “谢坤死了,我原以为你也死了。可是你没有死,你还活着。”她故作镇定道:

    “你真的叫元璟么?你到底是何人,把我带到此处又有什么别的目的?”

    “目的么……”坐在位置上的男人走了下来,抬起姜媚儿娇贵的脸蛋:

    “我就是想叫你体会体会,被人玩弄于股掌间的感觉。”

    姜媚儿此刻噤若寒蝉,可是她知道,自己必须出声。

    “你要怎么做?”

    “你看见那个被我弄死的女人了吗?”金璟问她:

    “郡主,你可曾怕过?”

    怕?当然怕。但比怕更重要的是,如何活下去。

    姜媚儿低垂着头,听到头上金璟的声音:

    “你不过好奇我是谁罢了。我这人也并不喜欢拐弯抹角,我姓金。”

    姜媚儿疑惑地看着他。

    “是被你们杀死的那个金家。”

    姜媚儿明白了。

    她虽长于太平盛世,但她知道二十年前,执政的皇帝姓金。慕容家原是宫中的太监一族,后来听说皇帝临死之前因着没有子嗣,所以把自己的皇位传给了异族人。

    他笑了:

    “你知道吗?我是我爹留下的唯一子嗣。别人都传我爹有病,生不出孩子。可是其实呢?是被慕容云害的!他给我爹的碗里下药,导致我爹不能生育。我也算个例外。”他道:

    “命大,活了下来。”

    他看着姜媚儿的眼神,便知道她要说什么:

    “没错。谢坤是被我弄死的。可是郡主难道也不觉得他罪有应得么?你明明知道他如何对我,但却无动于衷。郡主,你们慕容一族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姜媚儿翕动着嘴唇:

    “那你要我怎样做?小疤儿,你叫我如何做?”她捂住脸,嘤嘤道:

    “你以为只有你害怕谢坤吗?”

    金璟没有想到姜媚儿会哭,可是天知道媚儿努力向外挤眼泪有多艰难。

    “我也怕呀!我总担心因为窥见他的事情会被他灭口,我的担忧不比你小!”

    金璟却想到了他的名字。

    小疤儿。

    这个名字,已经有五年没人这样叫了。

    他头顶为何会有个疤。

    那是他五岁时,从桃树上摔下的结果。

    金璟小的时候是由城边的一处农户抚养。

    那户人家没有孩子,便把金璟当作亲生子来看待。

    他那时不过也是个小孩儿,农妇并不叫他经常出门,男孩子却正是精力旺盛的年龄。

    家里有一棵桃树,金璟趁着农妇并不注意,爬了上去。

    他慢慢地,哪知没有抓稳,从树上摔了下来,摔在围墙外边。

    这一跟头栽的不小,金璟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醒来时他便在一间黑屋子里被缚住全身。

    金璟能感到,当时并没有人来救治他。他的脑袋还在隐隐约约地疼。一个凶神恶煞的男人走了过来,提溜着他的领子,粗声粗气地对另一人道:

    “这小男孩长得不错吧。”

    金璟的模样虽然有些狼狈,但隐约还能透出清秀。另一人嫌恶道:

    “就是有点脏。”

    那个粗汉子道:

    “这有什么的,那就洗洗。谢坤就好这口。”

    另一人没有再说话。

    金璟不太明白他们话语中的恶意,他小声道:

    “各位爷,能不能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

    粗汉子咯咯笑道:

    “疼了?小子,有你更疼的。”

    另一人却道:

    “沉武生,你把他绑成这样也跑不了,你先回吧,到时候我把他送过去,银两对半分。”

    沉武生眯起眼睛,打量那人。

    “成。你小子虽滑,可是你做事我放心。”

    说完,沉武生便走了。

    那人沉默地把金璟身上的绳子解开。

    金璟被吓得不知道该怎样说话,只道:

    “谢……谢谢。”

    那人问他:

    “谢什么?”

    “你不会放了我吗?”金璟问。

    出乎意料地,那人摇了摇头。

    “你不要想着逃跑,这地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金璟身上有着被绳子勒出的痕迹,烧灼着疼,使他瑟缩了几分,能看清眼前人的面目。

    眼前的男子大概叁十余岁,瘦削的脸庞上有种柔弱的气质。他看起来没有沉武生粗犷吓人。

    “遇到我们了,孩子,”那人的声音很小,“算你倒霉。”

    金璟听不太清那人的嘀咕,只觉得他是个好人。

    那男人去堂前,似乎在烧饭。

    金璟也是饿极,也许是男人太过温和,他也没有动着离开的念头。

    男人端来一碗白米饭,还有一碗青菜汤。

    金璟大口大口地吃着,那男人似乎不想看到他,便去了门前坐着。

    金璟有了气力,刚想着寻个空隙离开这里,脑子却开始不太好使了。

    他倒下的时候,那个坐在门口的男人身体似乎也颤抖了一下。

    再次醒来,金璟是在那噩梦般的深宅大院里。

    姜媚儿试探道:

    “师兄?”

    金璟恍若一梦,竟是在她面前回忆起了曾经。

    他嘲讽地勾了勾唇角:

    “你还当我是你师兄?”

    姜媚儿猜不准他内心的想法,毕竟时日相隔,他看起来早已蜕去小疤儿的胆怯,变成一个心思缜密之人。

    金璟看着姜媚儿的脸。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也早就褪去当年的青涩,成为一个漂亮惑人的女人。

    他本无意再和她有什么纠缠,哪知他的仆从把她送了过来,大概是天意?

    不。

    他的属下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姜媚儿这样一看就是大家闺秀的人,鹰眼没有必要招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