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2男孩

    不过对于姜媚儿,只是觉得那男人的嗓音有几分熟悉,到底哪里熟悉,却又说不上来。

    那男人极为厌恶地看了眼自己的双手,他的仆从明白他的意思,便给他备水洗手了。

    他在屋子里做了什么?为什么要洗手?姜媚儿有些好奇,而那男人似乎看出来姜媚儿的疑问,点头示意他的下人去屋里。

    不久,他的下人便抬出来了一个东西。

    像是个人,被蒙上了一层布。

    姜媚儿被吓了一跳。早就想到这个男子不会是什么好人,只是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直接,毫不避讳自己的存在。

    她低下头,耳边似乎是那人的轻嗤。

    姜媚儿低着头,却没想,那男人示意自己手下把布掀开,他淡淡道:

    “把头抬起来。”

    媚儿依言,她小心翼翼地看着那个被侍从搬出来的人。

    那是个女人。

    女人的容貌非常美丽,可是她紧闭双眼,似是熟睡。

    但是媚儿的身上却在发冷。她知道,那不是熟睡。

    那人已经死了。

    那男人狭长的眼神中带了几分打量,似乎觉得姜媚儿无趣,便起身离开。

    姜媚儿本来想呼出一口气,但她没有想到,她很快就会见到那男人的真实面目了。

    姜媚儿被那个叫作“鹰眼”的仆从带回了他们的府中。路上她被蒙着眼,到了地方的时候别人便把蒙着她的眼布取掉。

    屋子里的人似乎在等候着她。姜小姐隐约感到,这个地方应该不属于西慕。

    她被人推到了一间刑具一应俱全的房中,眼前的男子身穿锦衣,摘掉了纱巾,所以让人能够看出他的本来面目。

    这是一个非常英俊的男子。他剑眉星目,可是姜媚儿却呆住了。

    她终于知道他是谁了。那种熟悉之感又是从何而来。

    她试探问道:

    “师兄?”

    被她称作“师兄”的男人端坐在阴沉木制作的椅子上,也不说话,一双眸子凉凉的。

    姜媚儿端详着男人的脸。他看起来没有他的下属匪气,反而多了几分矜贵。他的脸像是桃花形的,好看得很。

    可是他面色阴沉,一看就不好招惹。

    他也不说话,姜媚儿却像是松了一口气,自顾自地站起来:

    “多年不见,师兄竟然和我这么见外,一见面就送了我这样一个大礼,这就是师兄的礼节么?”

    那男人似笑非笑地睨着她,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里却有着亘古不化的寒意。姜媚儿表面上娇笑着,她也算玲珑剔透的,可实际上自己的手里早已冷汗涔涔。

    这样英俊而冷漠的男人,化成灰她都认得。

    可惜也只能算认得。

    他叫“小疤儿”。

    姜媚儿小时生活在皇宫,喜欢找慕容荥去玩。

    慕容荥从小就学文学武,后面跟着一个小尾巴,便多了很多富家子弟的调笑。

    姜小姐嚷嚷着也要学武,姨娘疼爱她,便也就个由头认着她来打闹玩耍。

    皇家的师傅也是分等级的。

    姜媚儿作为皇亲国戚,虽然不能和太子是一个老师,但是也得到了一个不差的老师。

    她的习武之地就在慕容荥习武附近。

    姜小姐练武的时候,常常受到师父的夸赞。

    师父说她“天资聪慧”,她的仪表体态很好,身段柔软纤细,竟也能够吃一些旁的女子吃不来的苦。

    每每师父夸赞姜小姐,姜小姐都会感到十分得意。

    在师父的半夸赞半教导下,姜小姐也算成了半个武学的门外汉。

    一天姜小姐正心神恍惚地搔首弄姿,师父借了个由头尿遁,她便想要回到自己的庭院。

    也不知是否是黄昏的天色太好,姜小姐便生出了去太子殿找慕容荥的心思。

    她屏退了小厮,慢慢走在青阶玉石上,来来往往的太监闭目充当塑像。

    可是她却听到了轻微的喘息声。

    姜小姐皱着眉头,打量着站在树林旁一动不动的太监。

    那喘息声很小,但是听着很难受,姜小姐仿佛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她看着那太监雷打不动的眼神,知那声音并非从他身上发出。

    像什么呢……

    像只受伤的野猫叫。像可怜的小动物。

    她那时已有十二岁,对两性还只是情窦初开的了解。她拨开草丛,那太监终于出了声:

    “姜小姐不可。”

    “有什么不可?”姜媚儿挺胸问道。自己无愧于天地,这地方还是皇室禁地不成?

    ……

    那树林里的声音静默了几分。

    她并没看到什么东西,有些失望。她还以为是一只小动物。

    只是就在那太监以为她要回来的时候,她拔腿便窜了进去。

    她跑进了一个荆棘丛里,上气不接下气地笑:

    “抓到你了!”

    但是那笑容却直接僵在了脸上。

    那丛荆棘后面有着两个人。一人便是宫内教姜小姐学武的师父,另一人她不认识。

    是个男孩。

    男孩的衣服被剥在旁边,浑身瑟瑟发抖。身上泛着不正常的红色。

    而她的师父虽衣襟冠整,但是下身裸露,裤子被褪了一半。

    她第一次见男人那物事,吓得立即后退奔逃。

    姜小姐自小长在闺阁中,被教导要贤良淑德,哪见过这种东西。

    她已经跑回了自己的屋子,阿绿浑然不觉地问她:

    “大小姐,你今儿怎个这样着急?”

    可她眼前却是男人白皙的双腿,泛着白光的那男孩的身体,还有一个令人恶心的东西。

    那个男孩她并不认识,可是看着那架势,她也能对他们即将做的事情猜出几分。

    她不知道,原来自己敬爱的师父,竟是这样之人。

    没想到晚些时分,就有人来传她的师父找她。姜小姐以身体不适为由回绝了,并且暗下决心,以后要离师父远一点。

    翌日,她的师父照常找她习武。姜小姐想找母亲说情,给自己换个先生,但却不知如何开口。

    这位谢师父曾对她们家有恩。

    可是她实在不愿面对那个姓谢的师父,便装作生病。

    母亲得知她这些日没有去练武,连书院也没去的消息,把她教训了一顿。

    可是姜媚儿又是个韧性极强的,被骂了也不吭声。她实在开不了口,告诉母亲,她为什么不去练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