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惩罚 χγúsんúщé?.?oм

    住在我床下的那个变态 作者:吃肉不吃肉丸
    惩罚 xγusんuщé?.?om
    “哈?”听到的内容太过出乎意料,让顾伈原本已经进入沉眠的头脑竟恢复了几秒钟的清明,沉默了几秒才小心翼翼地:“你也喝多了?”
    “我是说真的,”柳昭无奈地弹了一下顾伈的脑门,“男人的直觉,那家伙肯定对你怀着什么心思。我见过人的太多了,宴清河的城府很深,你太单纯了驾驭不了这样的男人。”
    “唔,”顾伈皱起眉头,发涨的大脑根本无法去思考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只能胡乱地先点头应付,“我会好好想一想的。”
    二人不知道在昏暗的隔壁,一双如墨的眼睛正阴翳地监视着他们。
    好不容易送走了千叮咛万嘱咐的柳昭,顾伈迷迷糊糊地摸上自己柔软的床,模糊地回忆着刚才他说过的话。
    宴清河对自己有意思?为什么柳昭会这样说呢
    没有思考多久,浓重的困意就卷席而来,让顾伈陷入了昏沉的梦境。
    “啪嗒——啪嗒——”
    是时针摆动的声音。
    “咯吱——咯吱——”?ouwěǹǹp.iǹfo(rouwennp.info)
    是门锁转动的声音。门被无声地推开,又被悄默声地关上。窗外的月光将一个漆黑的人影投射在顾伈的床上。
    宴清河低下头,定定地看着已经熟睡的女人。仅仅几个小时,他一向沉静的眸子里竟癫狂一样出现了血丝。
    就因为那个蠢货司机没有跟上二人,害的他连自己心爱宝贝的位置在哪都不知道。回到家中看着摄像头拍摄出空荡荡的房间,他心中的焦虑和烦躁越来越浓。
    该死的柳昭到底把他的宝贝藏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回来?难道说两人已经地去了某一个宾馆?
    这种想法控住不住地从脑海里冒出,越来越多的可能性,让他的内心不断受着折磨。他像是定住了一样,一直一动不动地盯着电脑摄像头屏幕。
    随着夜色越来深,对面的房间依然一片沉寂。就在心中的不甘心和妒火已经濒临爆发极限的时候,宴清河终于看见了两人的身影。
    只是当看见自己心爱的人肩膀搭在另一个男人肩膀上,而二人还状似亲密地耳语的时候,握着鼠标的手差一点将其生生按碎。即使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什么,心中的臆想和猜测让他嫉妒的快要疯掉。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忍耐力才等到柳昭离开,在摄像头内看见顾伈的呼吸平稳下来后,他便立刻冲动地来到了她的房间。
    看着熟睡的顾伈,宴清河的眸子里像有暗色的风暴在酝酿。
    果然只有房间里放上摄像头是不够的啊。都是他考虑不周,若是在顾伈的手机上安上定位,也不至于会出现这种不定因素。从今以后,必须要更多、更多的,掌握住她的每一个动向,渗透到她的每一个细胞,要像用真空膜将她牢牢捆在自己身边,那样才好。
    宴清河低下头薄唇附上顾伈的嘴唇,和以往温柔珍惜的亲吻不相同,这一次的吻带着残暴的惩罚意味。大力地叼着她的唇瓣摩擦,舌头粗鲁地敲开柔软的嘴唇,一遍一遍地舔舐着嘴里的每一个角落,从下排牙齿到口腔上侧,每一个地方都仔细地留下自己的痕迹。腻滑的舌纠缠着顾伈的舌根,用力地舔舐吮吸,直到她因为张嘴时间过长留下了透明的口水流下才稍微有停下的意思。
    “啵——”
    宴清河将舌头从顾伈的嘴中慢慢抽出,最后牙齿还故意在她的唇上咬破一点,再用舌头变态一样将流出的一丝血液和口水全部裹入自己的口中。
    “坏孩子,居然喝了这么多酒。看来必须要好好地惩罚你呢。”
    --
    惩罚 xγusんuщé?.?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