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百三十九章 抓不住抓的爱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三百三十九章 抓不住抓的爱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三百三十九章 抓不住抓的爱
    安钰菲已经将車开下了山坡,她虽然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将眼光望向我。但老子坐在一旁。却觉得仿佛被她用一种满是怅惘眼神一直盯着。
    我忽然想起以后不能再喊她“菲菲”了,因为她的真名并不是安钰菲。有心想问问她到底叫什么,但又怕惹恼了她。我在一旁也没有开口,我在心里默默盘算了见了陳姝涵应该说点什么,她真的会像安钰菲说的那样,能够原谅我吗?
    汽车便在这么一种郁郁的气氛中向前,一路上安钰菲再沒讲过半句话,这种无声的环境出奇的给我威压,于是我也像是失卻了语言的能力。好在cd机里那张钢琴曲的专辑仍然响著。要不然车舱内就会如地狱那般死寂。
    早先我是在拂晓时分醒来的。后来跟安钰菲说了n长时间的话才开车离了那小坡,所以等我倆行到酒店的地下停车场时已差不多快八点了。车子停好之后,安钰菲并没与我招呼便即默默的下了车,我也忐忑不安的打开了车门。二人一前一后坐电梯上了一楼,接着安钰菲用她的vip卡刷开了专用电梯,和我一起上了楼。出了电梯之后,安钰菲停住了脚步。
    “我把你送到这里已经算是完成了任务。”她微笑着道,话声里的嘲讽不注意根本就听不出来。
    我冲她点了点头,然后便转身往陈姝涵的房间走去。行了没几步,忽然一凛,觉得安钰菲能这样把我送到陈姝涵这里来。想必内心也纠结了许久,这样相当于她放弃我了啊,这也难怪安钰菲会那么闷闷不乐。想着,不由扭头回望了一眼安钰菲。却见她怯生生在站在走廊的彼端,显得又是不安又是孤单,我心下一软,因被她欺骗而产生的那些怨恨之意倾刻都消散了开去。
    如是出了会儿神,终于咬牙再次扭转了头,快步到到陈姝涵的房门口。微一迟疑,伸手敲响了门。“咚、咚、咚”每一下声响都像是在叩着我的心。我待会儿见到陈姝涵该怎样去说呢?我……我要不要一见面就紧紧抱住她?或者跪到地上乞求她的原谅?
    ……
    无数的问题伴随着敲门声在我脑中冒了出来,每多敲一下门我的心便会紧张一分。如是敲了足足十五六下。我的心脏都几乎承载不了那种重负了,可门内却始终静悄悄的,没有人声,也没有脚步声。
    难道她们并不在这里?抑或陈姝涵已经走了?我的心猛一下悬了起来,撇头往安钰菲那儿瞧时,那丫头也正诧讶着望着我这边,似乎很奇怪这里为什么会没人。就在我们二人相互傻望的时候,一声电梯到层的铃声蓦地里响了起来,紧接着梯开一看,打里面出来一个女人。身材高挑,紧身牛仔裤包裹着两条大长腿,正是周姝!
    我心头一震,立马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劈头就问:“周姝,陈姝涵呢?”
    周姝看到我之后,先是一怔,隔了好一会儿,才一字一句的道:“她已经走了。”
    “什么?”情急之下,我大声叫了出来。
    周姝说道:“你来晚了一步,陈姝涵乘的是早上六点半的航班。”她的话声冷冷的,每一个字每一下发音都无情的击打着我的心,霎时之间我觉得天地似乎倒转了过来,眼前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扭曲撕裂。
    好半天,我才稳住了心神。侧身避过周姝,想要去往电梯去,冷不防周姝从后面一把拽住了我。“你想上哪儿?”她问。我明知那样说很傻但还是道了句:“我去找姝涵!”
    “我不说了吗?”周姝说:“她已经上飞机走了,现在最少也在一千公里之外啦!”
    “那她去了哪里?”我霍然回头问道。
    “康凯。”周姝忽然情绪激动的看着我说:“你和陈姝涵在一起的所有经历我基本都知道,说实话这次发生的事情,就算你神经大条可以不在乎,可陈姝涵那么骄傲脆弱的人,她能放得下?再说了,你能给陈姝涵幸福吗?你想想,半年前的陈姝涵是什么样子?现在她又是什么样子?认识你之后她经受了多少磨难?流了多少次眼泪?心碎了多少回?她现在能翻然悔悟离你而去,说实话,我觉得她做得对z你在一起她永远也不可能快乐,只有淡忘了过去、淡忘了你,她才能变回以前那个陈姝涵!”
    我默默的听她说着,起初还很不服气,可是越听越觉得她说的是那个理儿。尤其当她说到陈姝涵认识我之后的所遭所遇,更他妈的直接击中了我的要害。当初我和陈姝涵相识时,那丫头是那么的乐观活泼,是那么的爱笑爱闹,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可是最后她却变成了如今多愁善感的样子。
    我不由想起了昨晚我和陈姝涵在街头分手时的场景了,那时的她走得异常坚决,根本没有回头望我,想来她已然下定了决心。想着,我不禁一阵颓然,心忖,既然陈姝涵不想再见我了,我继续纠缠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她只要面对着我就一定会想起那些她不愿想起的事情,就一定会难受,呵呵,看来放弃陈姝涵倒真成了我能为陈姝涵做的惟一一件事情了。
    我轻轻搬开了周姝拽着我胳膊的手,张嘴想冲她说句什么,但犹豫半晌终于还是没能说出。当下扭头朝向了安钰菲,道:“你帮我把电梯刷开吧,我想一个人去静静。”呆他司号。
    安钰菲闻言尚未答话,周姝在一旁说道:“你先别走,陈姝涵还有东西给你。”
    “什么东西?”我万没想到陈姝涵居然还给我留了东西,一时间一股暖流涌遍了我的全身。
    “离婚协议书!”周姝说。
    靠!我闻言险些儿没气晕过去,骂了隔壁的,你丫就不能说得委婉点?
    周姝说完,瞄了我一眼,然后往房间里面走去。我则愣愣的站在原地,也不知到底该不该随她去。正没做奈何处,安钰菲轻轻扯了下我说:“康凯,你没事吧?”话声里满是怜悯的味道。
    我这才意识到陈姝涵是真的真的真的彻彻底底的把我给抛弃了。我很想冲安钰菲笑一个,好证明自己能hold得住。我也很想若无其事的跟在周姝后面大踏步走进她的房间。可他妈的,老子根本就做不到!我只能像个傻叉一样呆呆的立着,任由一种前未有过的空虚感一次次冲击着我的身心。好久好久,我才挪动了一下脚步。安钰菲亦步亦趋的跟着我,很有点不离不弃的样子。
    那个房间离电梯门口不过十余米的距离,但我一路挪过去竟像是走过了十万光年。直到进了屋,我才稍稍恢复了些神智,此时周姝早已准备好了协议书和笔,见我来到,冲我招了下手说:“这是按照你的要求新拟的协议,你看看如果可以的话现在就签吧!”
    我听到她这句话,反而坦然了起来。当下几步走到客厅的沙发旁,一屁股坐了下去。周姝将协议书递给了我,我看也没看,便问:“前天我可是说过的,除非是净身出户,否则我绝不会签字!”
    周姝平静的说:“没错,就是按照你的要求,陈姝涵名下的股票、物业、汽车、珠宝以及现金都没有你的份儿!”
    “什么?”我万没想到陈姝涵竟真会如此决绝,不由一呆。
    安钰菲说:“你好好看看协议吧……陈姝涵已经签字了。”
    我只觉得一阵精神恍惚,低头往协议上看时,却又哪里看得出一个字来?使劲儿揉了好几把眼睛,方才回复了些许视力,当下凝视着那白纸黑字,费神的看了起来。
    这不看还好,一看之下更是心酸无比。陈姝涵那丫头果然连一分钱都没给我,我从协议的排头一直看到末尾陈姝涵的签名,始终没能找到一丝慰籍。整个协议的字里行间充斥着一种冰冷的味道,就像丧权辱国的霸王条款一样让人不能接受。
    说实话,我绝对不想要陈姝涵的任何一样财物,但我宁愿她能在协议里给我留点什么,然后我再去拒绝。因为那样起码还能表明陈姝涵对我有情义。可是现下这一式两份的协议却击碎了我最后一丝幻想,尤其最后陈姝涵的签名更是证明了她对我已再无挂念,而我俩从此也已再无干系。
    “笔呢?”我粗重的喘了几口气,也不知道是气愤还是伤心,总之是非常激动。周姝从旁边递过了笔,我接了过来,微一迟疑,便即将自己的名字签了上去。
    在写完“凯”字的最后一笔时我忽然有了一种失血过多的感觉,但我仍是强撑着将协议和笔还给了周姝,然后起身便朝屋外走。
    “你急什么啊?”周姝在我身后道。我气得身子都有些发抖了:“协议书我都已经签了,还要怎样?”
    “等一下,陈姝涵却还有几件东西托我转交给你。”周姝说。♂手^机^用户登陆 . 更好的阅读模式。
    第三百三十九章 抓不住抓的爱
    -
    第三百三十九章 抓不住抓的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