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 制定推到计划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二十章 制定推到计划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二十章 制定推到计划
    听了我的话,陈姝涵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拿起地上的包,跟着我一起朝地下通道外面追了出去。抢吉他的小孩并不是很大,况且吉他的体积相对与他来说也比较大,他一个人抱着吉他跑起来十分的费劲。
    他没跑远,被我一阵小跑追上了,我跑到他身边,抓着他的衣服一把就把他从地面上提了起来,我用双手抓着他的肩膀,他抱着吉他腾空挣扎。
    “还想跑是吧,信不信我分分钟打的你大小便失禁。”说着我把他放到地上,抬起手做出了一个要打他的姿势。
    那小孩赶忙停止挣扎,求饶般的说:“大哥,大哥,别打我。”
    “快把吉他给我。”我对他狠狠的说道。
    他把吉他递给了我,这时,一直跑在我身后的陈姝涵也追了上来,她从我手中接过吉他。我看着这抢吉他的小孩,现在已经入秋,不过他身上穿的衣服确实十分单薄,而且看样子不知道是谁穿小的衣服送给他的,脚上也是一双洗得发白的球鞋。
    “叫你小小年纪就不学好。”说完我用食指敲了他的头一下。“是不是还有同伙。”我说完,向四周看去,因为从新闻报道上看的小孩不管是要饭或者干什么坏事背后都有一个大人撑腰,是受别人指使的。
    “没有,没有,就我自己。”小孩用两只手抓着我抓着他衣服的手。
    “那你抢吉他干嘛?”我继续追问。
    “我看大姐姐唱歌那么好听,我也想像她那样唱歌,这样我就能挣钱了。”小孩说道。
    这时陈姝涵走到那小孩的身边,我松开了抓着他的手,不过我怕他还想跑,一直盯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陈姝涵问道。
    小孩挠了挠头说:“我叫陈鑫,三个金的鑫。”我在一旁听了之后说道:“怪不得小小年纪就不学好,掉钱眼里去了。想唱歌,叫家里送你去学,让你妈给你买个吉他。”
    “我没有妈。”陈鑫揪着衣角说。
    “胡扯,没妈你哪来的,你以为你是孙猴子,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啊。”我说。
    陈姝涵回头横了我一眼。我没再说话。
    “你爸爸妈妈呢?”陈姝涵问。
    “我爸爸妈妈离婚了,我现在跟着我奶奶住。”陈鑫说。
    听了陈鑫的话,陈姝涵把她吉他盒子里面零钱全都拿了出来,又从钱包里面拿出了200块钱给了陈鑫,对他说:“这些钱可能不够你买把吉他,天气越来越凉了,你去给自己买件厚衣服吧,你现在还小也不适合学吉他,以后等你长大了,可以学。”
    陈鑫吃惊的看着陈姝涵,他想不到自己抢了陈姝涵的吉他,陈姝涵非但没有怪他,反而还给了他钱,他从陈姝涵手中接过了钱,对陈姝涵说道:“谢谢大姐姐。”
    陈姝涵蹲在地上继续说:“以后再也不要做这种事了,要靠自己,不要再做这些违法的事了。”
    陈鑫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说:“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了,大姐姐,你真好。”说完他上前走了两步,看样子似乎是想亲陈姝涵的脸蛋,我赶紧走上前去挡在了陈鑫的面前,这小玩意真是得寸进尺了。
    “快走吧。别让我再看到你干坏事。”我说。
    陈鑫拿着钱向马路跑开了,他边跑边回头喊着:“大姐姐是好人,大哥哥是坏蛋。”
    听得我十分无奈,这小伙子真是有前途,小小年纪就会抢劫,还他妈会耍流氓,简直是个人才,有我年轻时候的风采。
    我回头看着陈姝涵,陈姝涵竟然笑了,和她住在一起这么长时间我看到她笑的次数真的是屈指可数,都不会超过我一个巴掌上的手指头个数。
    “这小孩······”我指着陈鑫跑走的方向说道。
    “连小孩子都看出你的本质来了,看来只有小孩子的眼睛是最纯真的,能看你的面目。”陈姝涵笑着说。
    “哎?!咱两都好几天没见面了,你不想我就算了,还这么挖苦我,真是白瞎了我帮你追回吉他。”我苦笑着说。
    我看着陈姝涵把吉他小心翼翼的收好,“这把吉他对你很重要吗?”我问道。
    “嗯。”陈姝涵回答说。“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
    “是男朋友送的吧?!”我在一旁酸酸的说。
    陈姝涵把吉他背在肩上,她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转移话题道:“看在你帮我追回吉他的份上,我请你吃饭吧。”
    陈姝涵的话让我心头一喜,她专门请我吃饭,这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上次我替她挨了一刀都没请我出去吃饭,不过是在家里给我做了几顿饭。正好我这一晚上光出来瞎溜达了,连晚饭都没吃。
    “好啊,你要带我去哪里吃大餐呢。”我问。
    “请你吃饭,当然是你选地方了。”陈姝涵说。
    “那好,我带你去个地方,你的车呢。”我问陈姝涵。
    陈姝涵指了指马路对面的停车位:“在哪呢。”陈姝涵背着吉他,我跟在她身后,朝她的车走去,我心里已经有了一个选择,我知道去哪了。
    我和陈姝涵上了车,tt被发动起来,强劲的引擎声,想一批狂怒的骏马划破寂静的夜空。
    我带陈姝涵去了理工大附近的烧烤一条街,理工大就是我上学的地方,这条街每天到了晚上,烧烤摊主就会在门前支起烤炉,露天里摆上桌椅,吃饭的都是学生,一到晚上,人满为患,好不热闹。
    倒不是这个地方做的烧烤有多么的好吃,我只是爱这种大排档十足的市井味,爱这里吃饭的氛围,挂在树之间的白炽灯,周围吃饭学生的谈笑声,一对对情侣你依我浓的样子······这里的一切都让我倍感亲切,这让我想起了我和毛哥,楚娇,杨阳在这吃饭喝酒肆意挥洒青春的样子,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因为这就是我这样的普通人的生活,这就是我的青春。
    我不知道陈姝涵这样的大小姐有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不过看她的表情,并没有嫌弃的样子,我带她去了一家过去我和毛哥常去的一家烧烤摊老五烧烤,老板是个河北人,做的烤翅简直是一绝。
    老板还认识我,他看到我说:“小康啊,好久没看见你了,带你女朋友来吃饭啊。”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不是女朋友,是朋友。”
    老板看着我意味深长的一笑,我看了看陈姝涵,她并没有什么异样的表情而是把桌上的菜单递给我示意我点菜。
    我点了不少烧烤,招牌烤翅,烤鱼,肉串还有各种素菜上了满满的一桌子,我拿起一个烤翅递给陈姝涵,“你尝尝这烤翅,味道很不错。”
    陈姝涵接过烤翅说:“你不喝啤酒吗,吃烧烤不都是喝啤酒吗?”
    “你又不陪我喝,我一个人喝酒有什么意思。”我对陈姝涵说。
    “我陪你喝。”陈姝涵的话让我吃了一惊。
    “你不开车了吗?”我问。
    “车可以停在这,明天再来取。”陈姝涵说。
    听了她的话我让老板上了两瓶百威,我心里暗暗的想,也不知道知道你酒量怎么样,要是酒量不好的话,那我岂不是可以······酒可是好东西。
    老板上了酒,我帮陈姝涵把酒倒在她面前的纸杯里面,几杯啤酒下肚之后,我和陈姝涵的话也变得多了起来,陈姝涵的脸在酒精的作用下红扑扑的十分诱人,想让人上去咬一口。
    “你这几天都没在家里面,干嘛去了。”陈姝涵问道。
    “我去横店了,到我一个朋友那里去了一趟,帮公司办点事,你今天跟我喝酒是不是心情不好啊。”我有点好奇的问,因为陈姝涵主动跟我在外面飚啤酒这还是比较反常的。
    陈姝涵点了点头。
    “怎么了,跟我说说吧,憋在心里多不好受,说出来还能痛快点。”我对她说。
    陈姝涵摇了摇头:“还是不说了,跟你说了也没什么用。”
    陈姝涵的话让我感觉自己忽然变得很卑微,对啊,她一个土豪大小姐,我一小屁民,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我又能为她做什么呢,想要走进她的世界,就是一种奢望。
    “那就不说吧,喝酒。”我拿起我的酒杯和她碰了一下杯。
    陈姝涵忽然红着脸开口说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看着她红红的脸蛋,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羞红了脸。
    “你说什么呢,你喝多了吧。”说话的间隙我开始不由自主的把眼神看向别处,不想和陈姝涵对视。
    陈姝涵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把剩下的酒都喝了。
    人在空腹的情况下喝酒是很容易醉的,陈姝涵晚上都基本没怎么吃东西,等到要走的时候,没想到她酒量这么差,陈姝涵真的醉了。
    我扶着她打车往回走,在出租车上,陈姝涵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我能感觉到她身上因为酒精的作用而变得炙热的温度。
    车很快就到了我们住的小区,我扶着陈姝涵一步一步的往楼上走,陈姝涵已经醉的走路都开始画圈了,这种情况下我就是做点什么她也丝毫没什么力气反抗。
    我两只手臂扶着她的肩膀,她胸前的两团时不时摩擦我的手臂,弄得我身上一阵阵的血脉膨胀,小心脏也扑通扑通直跳,都快心律不齐了。
    终于到了家,我慌乱中从包中摸出了钥匙,开了门,我把她扶进屋子,放到了床上,我看着她静静的躺在床上,胸口因为呼吸一上一下,我松了松衣领,感叹道,陈姝涵啊,陈姝涵,你这是故意逼我犯错误吗?
    第二十章 制定推到计划
    -
    第二十章 制定推到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