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卖唱的女孩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十九章 卖唱的女孩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十九章 卖唱的女孩
    从横店回来之后,我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家中,几天和陈姝涵没有联系,我感觉我好像很想见到陈姝涵,我也不知道我这是怎么了,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上这个冷血动物了。很快我强迫我自己打消了这个念头,再瞎想剁**。
    回到家中之后,我推开门,发现陈姝涵没有在家,这让我心里竟然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我想给她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问问她在干吗,后来一想我和她什么关系,不过是房东和房客,我又有什么理由关心她的行踪,于是作罢了这个想法。
    我掏出手机给毛哥拨通了电话,很快就从电话那头传来了毛哥低沉且风骚的声音:“康凯啊,你回来了啊。”
    “嗯,回来了,刚到家。”我说。
    “刚到家不好好休息,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想我了啊。”毛哥笑着说。
    “是想你了,好基友,一被子,我想的你大吊乱颤,晚上洗干净等我啊。”我开玩笑的说。
    忽然毛哥话锋一转一本正经的说:“雅蠛蝶!对了,你这段时间有没有去杨阳的酒吧看看。”
    “没有啊,怎么了。”
    “现在杨阳的酒吧生意也不大好啊,估计他的酒吧也开不了多长时间了。”毛哥感叹道。
    “会不会跟我们上次在酒吧打架有关系。”我问。
    “也许吧,毕竟上次你在那被捅了一刀,虽然后来你没什么事,但是顾客不这么想,谁知道他们怎么跟别人说,要是瞎传那酒吧出了人命案,谁还敢去啊。”毛哥分析着。
    听了毛哥的话我觉得自己对于杨阳还是有点愧疚的,就因为上次的事情导致了如今酒吧生意的惨淡,人言可畏啊,如同蝴蝶效应一般,这传播力。
    “康凯,先不跟你说了,小日本来查岗了,你休息好了就赶紧来上班,李力都想死你了,就差跑到横店去找你了,先这样,挂了啊。”说完,毛哥就匆匆挂了电话。
    挂了毛哥的电话,我决定去杨阳的酒吧看看,虽然不能做些什么,过去安慰安慰杨阳也是好的。
    我打车去了第三世界酒吧,酒吧的旺季生意都是晚上,白天基本没有人,加上杨阳的酒吧本来生意就不好,第三世界里面除了吧台的服务员没有一个顾客。
    杨阳正自己坐在沙发上喝着啤酒看着电视,我望向空空如也的驻唱台,心里一阵感慨。我朝杨阳走了过去,坐到他身边。
    “你来了。”杨阳招呼服务员给我拿了一杯啤酒。
    “怎么自己在这看起比赛来了。”我说。
    “闲的呗。反正也没事。你的伤应该恢复的差不多了吧。”杨阳问。
    “嗯,我没事了,我听毛哥说现在酒吧的生意不行了。”
    “哎。”杨阳感叹了一声,“你看白天这状况,晚上和这情况也差不多。”
    “这么惨······那你有什么打算。”我问。
    “能撑多久就撑多久吧,实在不行酒吧只能转让了。”杨阳说完把面前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
    “那你怎么办。”
    “我啊,世界之大还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吗,我可以去做驻唱,写歌卖歌,总之我是饿不死的。”杨阳说的很洒脱,但是从他的表情中,我还是能看出他内心中还是有一丝焦虑,毕竟谁不希望过上一个稍微稳定的生活,谁愿意一直居无定所的漂泊下去。
    我一直觉得杨阳是一个纯粹的人,一个忠于自己的人,包括他在大学带我们组乐队,带我们乐队穷游到西藏,在那边的客栈,酒吧巡回演出,他一直是一个敢于冒险,敢于疯狂,敢于为理想付出实际行动的人,而不是一个整天把理想挂在嘴边的空谈主义者。
    我轻轻拍了拍杨阳的肩膀对他说:“好兄弟,加油吧,你一直在我心里可都是偶像,我觉得你肯定能成功。”
    杨阳用拳头锤了锤我的胸口说:“别给我戴高帽子,来喝酒······”
    ······
    下午的时候公司打来了电话,叫我回去上班,说是又要开会,吃过午饭之后我去了公司,李力看我回来之后,凑到我身边,他一过来我就闻到了一股强烈的香水味,有点辣眼睛。
    “阿凯啊,听说你这次的工作完成的很出色啊,你在横店拍回来的样品我看了呢,那个女孩还不错嘛,是不是你女朋友啊。”
    “不是,都是多亏了朋友帮忙。”我说。
    “我就说嘛,我也觉得不会喜欢那种胸大无脑的女孩。”李力说。
    这时毛哥凑过来说:“阿力啊,你说对了,康凯就是喜欢没胸的,越飞机场越好,这叫什么来着,对了,这叫贫乳癖。”
    我伸出手朝毛哥的胸脯使了一个挤奶龙爪手:“去你妈的贫乳癖。”
    这时,通知我们过去开会了,于是我们起身朝会议室走去,李力走在前面,我和毛哥走在他身后,毛哥看着我坏笑,接着他把手伸到我这边,朝着李力的屁股捏了捏,李力在前面一个激灵,差点叫出声来。
    他回头脸红着一脸娇羞的样子看了看毛哥,又看了看我说道:“阿凯,你好坏啊······”
    “我······”我他妈真是有口难辨。
    开会的主题就是这次宣传照的拍摄,坂田直村说这次的照片公司里面很满意,会在网上花大力气去投放广告,然后又对我提出了表扬,巴拉巴拉······
    我的思绪却被他带回了横店,希望萧潇能在那好好的。
    晚上回到家中,家里依旧没人,不过从一些细节之处我发现陈姝涵已经回来过了,又出去了。我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房间里的安静,让我的心里空虚的可怕。
    我记得曾经看过一句话,叫性是快乐的源泉,爱是痛苦的深渊,我他妈是不是爱上什么了。
    我不愿在屋子里继续一个人待下去,于是拖着有些沉重的步子,有些失魂的走了出去,在路上我只是漫无目的的行走,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就在路过一个地下通道的时候,我听到了一阵吉他声和歌声,歌声婉转动听,好似天外靡靡之音,一下子让我来了精神。
    当下我就循声而去,进了地下通道,地下通道里面有个卖唱的女孩,带着帽子穿着一身军绿装,一头乌黑的秀发,如同黑色瀑布般一样好看,一股潮女的气质,让我为之一振。当我看到她正面的时候,我差点笑出声来,这女孩不是别人,竟然是陈姝涵,她这一身打扮害的我差点没认出来。
    我没有过去打扰她,只是站在一个离她不远的地方听她唱歌,她正在唱逃跑计划的《一万次悲伤》,虽然是男声,不过却被她演绎的如此动听,我觉得都超过了原版都歌曲的诠释,上次陈姝涵带我去山顶放歌,我就觉得她肯定会唱歌,果然是如此。
    但是地下通道的人并不是很多,她的听众并没有很多,也就我,还有旁边卖报纸,卖移动电源的,还有一个不大的小朋友站在她面前。
    陈姝涵面前还摆着一个装吉他的盒子,不过里面的钱却寥寥无几。我觉得对于她这种开豪车的有钱主来说,出来唱歌,压根就不是为了挣钱,也许就是想找点刺激吧。
    不知不觉我已经站在那听了快半个小时的歌了,有很多逃跑计划的歌,还有一些我没听过的外文歌,每一个音符都敲打在我的心上,十分的动听。
    不过我一直躲在一旁,陈姝涵并没有发现我,我怕她看到我,一向那么傲娇的她,还会好好唱歌吗。陈姝涵似乎唱够了,她开始收拾东西,我在考虑是不是该过去跟她打个招呼了,就在陈姝涵回身整理东西的时候,一直在她面前听歌的那个小朋友,抱着她放在一旁的吉他就往通道外面跑。
    这时陈姝涵还没发现,我却看在眼里,妈蛋的,这么小的孩子就抢东西,放着钱不抢,偏偏抢吉他,老子跑不过战斗力最强王者的城管,还跑不过你这青铜段的渣渣小学生吗,况且你还抱着个吉他。
    于是我拔腿就朝那个小孩追了过去,陈姝涵也发现了吉他被抢了,在一旁着急的喊道:“我的吉他,还给我。”
    我路过她身边的时候恨不得拿根擀面杖削她:“喊有什么用啊,追啊。”
    第十九章 卖唱的女孩
    -
    第十九章 卖唱的女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