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和服算制服?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十五章 和服算制服?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十五章 和服算制服?
    因为有毛哥在那的原因,所以毛哥帮我约好了上午过去面试一下,他跟我说了地址让我到了之后给他打电话。
    听说小日本都比较古板,而且做事很在意细节,为了这次面试,我特意从我的一堆乱糟糟的行李中翻出了那件刚上大四参加面试特意订做的西服,我赶紧换上了这身西服,跑到大厅中,对着镜子照了又照,还不错,人模狗样的。
    这时,陈姝涵穿着一身吊带睡衣从厕所刚刚洗漱完出来,我对她说:“看看我这一身衣服怎么样,有没有金领的感觉?”
    陈姝涵瞄了我一眼没有说话,临进屋子屋子的时候,她淡淡说道:“拉链没拉好。”
    听了她的话我赶紧朝下面看去,果然我的裤子拉链没有拉上去,妈蛋的,真丢人。
    出门之前我站在陈姝涵的门口看着她,她正在屋子里面拿着梳子一下一下划过她飘逸的如瀑布般的秀发,披散的头发划过她穿着吊带睡衣漏出的香肩,尽显女性魅力。
    “我出去面试了。”我对陈姝涵说。
    “嗯”
    “你难道不想说点什么?”我看她没反应才这么说。
    陈姝涵放下手中的梳子,回过头来看着我一本正经的说:“希望那家公司瞎了眼,能把你录取了。”
    她的话把我逗乐了,我笑着说:“借您吉言,您瞧好吧。”
    ······
    我打车去了毛哥说的地址,这家公司在一座叫富力盈泰的写字楼里面,我给毛哥打了电话让他下楼来接我,不一会毛哥就踱着小碎步,骚骚的出现在我面前。
    我跟毛哥上了楼,在一家公司门前,停了下来,毛哥告诉我到了,我看了看公司的名字,一本国际贸易公司,看到这名字我觉得很霸气,而且有点熟悉,让我不自觉的想起日本的一个非常著名电影公司,一本道,也许有什么业务往来,我暗忖。
    跟着毛哥进了公司,从职员的办公区路过,我看到有些人正在打电话,有些人正对着电脑啪啪啪,在打字,看来日企的工作氛围和国企也差不多。
    我低声的问毛哥:“那些职员都是日本人吗?”
    毛哥说:“有小部分是日本人,大部分都是中国人。”
    说着毛哥把我带进了经理室,高大气派的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穿着一身正装的中年人,我进去之后,他的目光落到我身上,他的眼神中似乎有一种威严,仿佛可以看透一个人的心。
    我发现屋子里还有一个人,坂田惠子也在,她正微笑着看着我和毛哥,漏出一对好看的小虎牙。
    “坂田先生,这就是我跟您说的康凯。”毛哥对那个中年人说。
    他从椅子上起身朝我走了过来,然后向我伸出了手,很有力气的和我握了握手,用很流利的中文和我说:“康凯君,你好,我是坂田直村。”
    我对他笑了笑说:“你好。”
    接着坂田直村又对我说道:“我们这家一本国际贸易公司是日本的一本贸易株式会社在中国的分公司,主要从事中日的贸易往来,现在公司正处在高速发展期,需要注入一些新的力量来使公司发展壮大,业务专员的工作你能做好吗?”
    听完坂田直村的话,我还没明白过来,因为我不知道我具体工作是干嘛,我看了看毛哥,毛哥对我眨了眨眼,似乎在说没问题。我心想这个比人都能干好,我也行啊,业务专员不就是业务员吗,有嘴皮子就行。
    我对坂田直村说:“我会尽力做好这份工作,为公司贡献力量。”
    接着坂田惠子又和坂田直村在一旁用日语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我也听不懂,我就知道一些床上通用语言。
    过了一会,惠子走到我面前对我说:“我父亲同意让你在这工作一段时间,薪资待遇你可以去和人事部谈一下,现在就可以入职了。”
    我对她笑了笑,毛哥对坂田直村鞠了一躬,我也学着他的样子给坂田直村鞠了一躬。
    从经理室出来之后我松了一口气,我对惠子说:“没想到你老板这么严肃,你和他都用日语说的什么,我觉得我没怎么说话,就让我留下来了呢。”
    惠子笑了笑说:“我说你为了朋友两肋插刀,可以信的过。我爸说,他欣赏这样的年轻人,就想留下你试试,他觉得自己没有看错人。”
    毛哥在一旁说道:“那你爸真是看错人,这货是可以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但是为了女人可以插朋友两刀。”
    对于毛哥的话,我愤愤不平,不过我没做辩解,弯下身子在他腿上狠狠的拽下了几根腿毛,疼的这货在一旁呲牙咧嘴,直跺脚。
    去人事部办好了入职手续,我坐到了我的座位,为了帮我尽快熟悉业务,我的座位就在毛哥的旁边,我刚坐下旁边就凑过来一个打扮十分前卫的潮男,身上还带着一股香水味。
    他带着大大的粉色亮骚眼镜,上身的西式夹克上面还被很多亮片装点着,脚上踏着一双粉色的鞋,简直亮瞎了我的眼,想必这家伙在公司也是个另类。
    他看着我说:“你新来的呀,我是李力,大家都叫我阿力,你叫我阿力就好了。”李力用一副娘娘的口气对我说道,听得我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毛哥走到了李力的拍着他的肩膀说:“这是我好兄弟康凯,你可要好好照顾他。”说完毛哥冲着我挤眉弄眼。
    李力一把打掉毛哥的手说:“就你最坏,看你这兄弟不错。”李力说完又看着我,翘着兰花指说:“小凯啊,我们以后多多交流哈。”
    我愣了一下之后,然后赶忙点了点头。
    李力笑了笑说:“那就好好工作吧。”
    经过一天的适应和学习,我对这家一本贸易公司有了更深的了解,这是一家主营快速消费品贸易的公司,主要从日本进口一些快消品,当然也会出口日本一些中国的产品,例如食品和化妆品,从中来挣取贸易差价。
    这家公司的最高的老板并不是惠子的父亲坂田直村,而是另有他人。我们的工作就是联系客户,开拓日本产品在中国更多的市场,给我们的头衔倒是很虚,业务经理,其实就是拉皮条的业务员。
    刚刚在家里面休养了一段时间,懒惰习惯了,忽然一上班也确实有点不适应,不过我这人的有点就是脸皮厚,说的直接点就是不要脸,所以做这份业务员的工作我还是不犯怵的。
    临近下班的时候,毛哥神神秘秘的凑到我耳边说:“下班之后,我带你去个地方吃饭,绝壁爽炸天,那的服务员都是穿制服服务的,想想就赤鸡。”毛哥说完还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表情甚是欠揍。
    下了班之后我才知道原来是去吃日本料理,毛哥叫了惠子,李柳,还有李力。原来李柳也在这实习,惠子目前还在留学,李柳是她的同学,惠子和李柳都在财务科上班,和我们的办公区不同,所以没看到她。
    我们坐在李力的奇瑞qq上面,几个人挤成了一团,这感觉确实比陈姝涵的奥迪tt差远了,毛哥却是十分高兴,他让我坐在前排,自己和两个女生坐在后排,我知道这比是怎么想的。
    在惠子的带领下我们去了一个叫松下居酒屋的日本料理店,服务员带我们去了一个单间,日本饭店的桌子和国内不一样,是一种矮的方桌,需要把鞋子放到外面,然后席地而坐。入乡随俗,于是我们也这么坐了进去。
    桌子比较大,我们这么多人在一块都没有显得很拥挤,李力选择坐在了我旁边,弄的我感觉有点不自在,惠子和毛哥去外面点了菜,没多久菜就被一个穿着和服的服务员端了上来。
    毛哥坐下之后,我看着毛哥小声的说:“你说的制服美女呢?”
    毛哥笑了笑说:“这服务员不都穿着和服吗,这不是日本制服吗?”
    为了让毛哥出点糗,我故意提高了音量对毛哥说:“毛哥,这日本和服是怎么来的你讲讲呗。
    其实我知道和服的发明是为了日本男人和女人ml,这样身穿和服的女人只要把腰带一解,往地上一铺,就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床铺,有了和服之后,ml就可以不分场合不分地点了,由此可见,小日本的聪明才智都用到正地方了。
    毛哥这个老奸巨猾笑了笑说:“这个嘛当然得问惠子了。”
    惠子听了之后脸上一红,正在这时穿着和服的服务员把菜上来了。惠子招呼大家赶紧吃菜,岔开了这个话题。
    我看着满满的一桌菜,有各种寿司,还有三文鱼刺身,一些扇贝,马鲛鱼,甜虾各种东西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
    伴着日本清酒,一顿大快朵颐,吃完饭后,毛哥执意要亲自送惠子和李柳回去,李力就开车把我送了回去,下车的时候,李力看着我深情款款的说:“阿凯,以后常联系哈。”听得我后脊骨一阵阵冒凉气。
    回到家中,我发现陈姝涵正在厕所洗澡,我刚刚坐下一会,厕所里面就传来了陈姝涵的尖叫声,接着她裹着浴巾就冲了出来。
    第十五章 和服算制服?
    -
    第十五章 和服算制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