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居然没带bar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十四章 居然没带bar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十四章 居然没带bar
    “你晚上为什么要留下来啊?”我对躺在另一张病床上休息的陈姝涵说道。
    “照顾你啊,留下来你还这么多废话。”陈姝涵眯着眼说。
    “晚上我要是上厕所怎么办,你不怕恶心了。”我继续对陈姝涵嘚吧到。
    陈姝涵背过身去,背对着我,“我才不管你,憋死你。”
    “你怎么这么狠心呢,人面兽心。”
    ······
    “喂。”我对陈姝涵不依不挠。
    “干嘛。”陈姝涵又开启了冷冻模式。
    “能不能把灯关一下。”我对她说。
    “关灯干嘛啊。”
    “这么亮睡不着。”
    陈姝涵无奈的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口关上了灯,房间内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不过透过窗外的月光我还是感觉到陈姝涵摸索着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陈姝涵回到床上之后,从她床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你干嘛呢?”我开口问道。
    “没干嘛,睡觉!”陈姝涵说。
    “我后背这有点痒,你能不能帮我抓一下啊,我翻身不方便,够不到。”我说。
    “哎呀,你好烦啊,这么多事。”陈姝涵虽然嘴上说着不愿意但是还是从床上走下来。
    就在她快来到我床前的时候,忽然陈姝涵发出“啊”的一声尖叫。
    她这一嗓子把本来没什么防备的我吓了一跳,接着,她跳着就朝我的床飞了过来,这一下子正好砸在我身上,我这可是背上有刀伤的人,她这么砸过来简直就是要了我的老命,我条件反射般的想把她推开,因为她压在我身上,刀口太疼了。
    我朝她伸过手去,月光洒在房间中,房间里忽暗忽明,我只能看清陈姝涵的大体轮廓,可是当我双手触碰到她的身体的时候,我发现我碰到了一对十分的柔软东西,我还下意识的捏了两下。
    这时在我身旁的陈姝涵叫的更大声了,伴随着她的叫声我也“啊啊”的叫了起来,因为陈姝涵此刻已经整个人压在了我身上,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让我不由得发出声音,就像做ai一样,叫出来还舒服些,就这样我们两个人的叫喊声传遍了整个病房,震耳欲聋。
    病房的门忽然开了,房间的里的灯也被打开了,忽然出现的光让我的眼睛一时间从黑暗中没缓过来,过了一会我才看到门口站着一个护士一脸的惊愕和气愤。
    我和陈姝涵两个人面面相觑,我这才发现陈姝涵整个身子压在我身上,我的双手正抓在她的胸前。
    门口的小护士看着我们说:“你们干嘛呢。大晚上不睡觉瞎嚷嚷什么?”
    陈姝涵赶紧从我身上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透过她的上衣我竟然能看到她胸部的轮廓,看到她的样子让我有些血脉膨胀。
    “有······有蟑螂······”陈姝涵磕磕巴巴的说。
    小护士似乎对陈姝涵的解释并不感冒,她翻了个白眼说:“不管有什么,就是有大灰狼,你们也得安静,这里是医院。”
    说完小护士就气呼呼的走了,我看了看陈姝涵,她的整个脸都红了,如同喝醉了一般,她抓起放在桌子上的包就往外面走。
    “你干嘛去啊。”我对她说。
    陈姝涵没有回答,径直走了出去。她离开之后,我注意到她刚才躺的那张床上,在枕头旁边放着一个黑色的内衣,我忍着背后传来的一阵一阵的疼痛感,到另一张床上拿起了那个黑色的内衣。
    上面还绣着蕾丝的花边,我把它凑到鼻子前面使劲嗅了一下,有一股淡淡的香气,很好闻。拿着这件内衣,我似乎明白了,难不成陈姝涵有luo睡的习惯,她刚刚在床上自己把内衣脱了?
    我怕陈姝涵一会再回来拿内衣,看到我在这把玩她的衣服,再把我当成变态,我又把她的内衣放回了远处。可是我等了一夜,等得我花都谢了,陈姝涵也没有回来,天亮的时候我把她的内衣放到了我的包中,我怕被毛哥,杨阳看到,还以为我对陈姝涵做了什么呢。
    接下来的几天陈姝涵都没有来,我想她可能是怕见到我尴尬吧,没办法我只能给毛哥和杨阳打了电话,他们两个轮流来医院照顾我。
    毛哥很费解为什么陈姝涵不来了,他一脸yin荡的笑着问我是不是对陈姝涵做什么坏事了,人家不愿意理我了。
    我嘲讽他说:“你以为我是你啊,天天满脑子就是女人。”
    这期间坂田惠子和李柳也偶尔来看我,李柳显然对上次我用硬币跟她开玩笑还记忆犹新,我一说要跟她玩游戏,她就连忙摆手。坂田惠子对玩游戏却产生了兴趣,一直想和我玩一下,毛哥却在一旁拦着,对她说:“玩什么玩,他就给你挖坑,等着你跳呢。”
    看毛哥不想让惠子吃亏的样子,我感觉这货和这个日本姑娘关系似乎更近了,难道毛哥动真感情了?
    我一共住了5天院,这期间,病房的门被推开了无数次,我多希望有一次是陈姝涵回来了,哪怕她回来找我拌几句嘴,或者骂我几句臭流氓,可是结果却是没有。
    终于可以出院了,医生拆了线,不过还是嘱咐我要定期来医院换药,这样伤口才不至于感染,虽然刀口不深,但是也不能马虎。
    出院那天,杨阳,毛哥,楚娇,惠子几个人都来了,唯独没有看到陈姝涵,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感到一阵失落。
    毛哥在一旁提议道:“康凯,为了庆祝你身体康复,顺利出院,我建议我们大吃一顿烧烤,给你烤一百串烤腰子,给你好好补补。”
    我打了他一巴掌说:“我伤的是后背又不是肾,补毛啊补,我先回去吧,等过两天我一定请大家吃饭,好好感谢一下大家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真是谢谢你们了。”
    杨阳在一旁说道:“没事,应该的,这么说就不把我们当朋友了。”
    杨阳的话让我心里更愧疚了,要不是我惹到了汪振康,也不会出现后面汪振康跑到酒吧来砸场子的事,也就不会让杨阳的酒吧遭受损失,更不会导致现在的停业整顿。
    我对他们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这些都是我认定了做一辈子朋友的人,他们真心对我,我必付出真心。
    和他们分开之后,我回到了家中,推开门,屋子里面依旧被收拾的十分干净,和我离开时不同的是房间里面多了一些花草,还有大的鱼缸,里面几条热带鱼正在欢快的游着。
    可能是陈姝涵听到了我开门的声音,她打开了她房间的门,看到她之后,本来我还有些激动的心,此刻平静了下来。
    “你出院了。”陈姝涵看着我说。
    “嗯,出院了。”
    “好了吗?”
    “感觉差不多了。”陈姝涵的关心让我觉得她似乎已经忘了那天晚上的事情,我从背包中摸出那条黑色的内衣对陈姝涵说:“这······你忘在医院了。”
    陈姝涵看到我手上提着她的内衣,顿时羞红了脸,她瞪了我一眼,从我手中抢过了她的内衣,气鼓鼓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我没反应过来,这反应也太激烈了,翻脸比翻书还快,凌乱了一会我才意识到,好像做错了什么。
    我走到她的门口轻轻的敲了敲房门。
    “没人。”陈姝涵在房间里面喊道。
    “又怎么了嘛,好歹我救了你吧,你就老这么对我。”
    我的话刚说完,陈姝涵开了门,瞪着我说:“要不是看你救过我的份上,我早掐死你了。长这么大就没人碰过我那个地方,遇到你之后被你碰了多少次,你还捏,你这个流氓!魂淡!”
    “你没谈过男朋友吗?”我问。
    “要你管啊!”说完陈姝涵又关上了房门,留下我呆呆的对着房门。
    “我的意思是没人要你,我可以啊······”
    ······
    在家里休整了一下,我这才又意识到我又失业了,杨阳的酒吧我是不能回去了,这次在他那惹出了这个乱子,我可不想再回去麻烦他了,汪振康补偿我的钱除了支付医药费之外,剩下的钱我还了银行的信用卡贷款,不过还欠着陈姝涵的钱,而且手头又快没有钱吃饭了。
    我跟家里表了态大四期间自己去找工作,不跟家里要钱,现在我也不想跟家里开口要钱,我又该出去找份工作了。
    我在家待了几天,每天都是睡到,太阳晒到身上暖暖的,那股暖意把我从梦中叫醒,陈姝涵对我还是忽冷忽冷,而且我感觉这段时间她很忙,总是躲在房间里面看文件。
    不过这次回来之后陈姝涵对我的态度变得好多了,她竟然也主动下厨给我做吃的,我也会露两手,我的身体也在这种状态下恢复的很快。
    就在一个懒洋洋的早上,我从睡梦中又被毛哥叫醒了,听到毛哥yin荡的声音,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康凯,你在家应该养好了吧,别闲着了。”
    “怎么了,又有大项目找我。”我说。
    “这次没闹,正经的,来惠子她爸这日企吧,现在正缺人。而且来了有福利。”毛哥在电话那头嘿嘿笑着说。
    “什么福利?”
    “你来了就知道了。”毛哥在电话里故意卖关子。
    福利?难道进日企送种子?
    第十四章 居然没带bar
    -
    第十四章 居然没带ba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