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趁机揩点油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十二章 趁机揩点油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十二章 趁机揩点油
    “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我把手中的拿着的酒瓶握的更紧了。
    汪振康看着我,眼神中充满了不屑,似乎觉得我这个逗比没有任何战斗力,甚至是负数,他张大嘴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说···你···这···个···垃·····”
    汪振康的话还没有说完,我抄起瓶子对他大吼道:“垃尼玛b。”随着我话音的落下,我手中的瓶子也朝汪振康指着我的手砸了下去。
    “砰”的一声,酒瓶子在汪振康的胳膊上炸开,玻璃碴子混着酒水迸溅的到处都是。
    我这一瓶子下去,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汪振康挨这一下也是不轻,他捂着被我砸的胳膊,脸上漏出痛苦的表情,他对身边的人大喊道:“你们还愣着干嘛,给我打啊。”
    和他一块来的几个人听到汪振康的话,掀翻了桌子就朝我们冲了过来,周围的人看到我们这里起了冲突,见势不妙纷纷往酒吧外边跑。
    杨阳也是个热血青年,他对吧台的服务员喊道:“小万,小周过来帮忙。”
    他的话刚说完,就被一个壮汉抓住了衣领,杨阳也不甘示弱,两个人很快就边喊,“艹你妈”“艹你爸”,扭打到了一起。
    我光盯着杨阳那边看了,一个不注意,被身边的一个戴墨镜的家伙一拳头正好打到脸上,半边脸被打的火辣辣的疼。
    都说打人不打脸,这家伙这一下让我十分不爽,我捏紧拳头看着他,大晚上的还他妈戴墨镜,你眼神好还是咋地,我他妈让你戴墨镜,我挥起拳头朝他的大方脸打去,这一下把他的墨镜打的飞出去好几米远。
    和汪振康一块来的一共有三个人,算上他四个人。加上杨阳叫来的服务员小万,小周,现在正好四打四,八个人混战在一起,加上我们的叫喊声,场面变得十分混乱。
    楚娇和陈姝涵那边看到我们这打的热火朝天,在那边不断的叫喊:“别打了,别打了。”
    我对站在她俩身边的丁力喊道:“丁力,你看好她们。”
    这时,没想到被我之前攻击的汪振康战斗力这么强,和他对战的小万,已经被他打倒在地上,正躺在地上不断的呜咽。
    听到我的叫喊,汪振康把注意力放到了站在一旁的楚娇和陈姝涵,他已经朝她们走了过去。
    汪振康走到他们三个人面前,指着楚娇对丁力说:“你走开,这事和你们没关系,带她走,我只找她。”说完汪振康又指了指陈姝涵。
    丁力这个怂比竟然真的把楚娇拉到了一边,留下陈姝涵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楚娇都看不下去了,她对丁力大喊:“丁力,你还是不是男人,是男人就给老娘上,躲到一边算什么。”
    丁力听了楚娇的话显然也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挥着拳头朝汪振康跑去,不过看他那一副弱不禁风的书生样子,不像有任何打架经验的人,果然他跑过去,就被汪振康一脚踹到了肚子上,直接就躺到了地上。
    楚娇赶紧跑到了丁力身边,查看他的情况。
    汪振康轻蔑的笑了笑,坏笑着看着陈姝涵,陈姝涵双手抱肩对汪振康喊道:“你想干什么,你别过来啊。”
    汪振康怎么会在意她的话,朝她越走越近,看到这个情况,我想起了上次在酒吧的时候,汪振康把陈姝涵压在身下,想要侵犯她的情景。
    我忽然心头怒火中烧,推开和我扭打在一起的墨镜男,朝汪振康跑了过去,我双手从后面把他整个抱住,脚下一使拌,把他整个人摔倒了地上。
    不知道这家伙是不是家里一直很有钱,从小营养过剩,给他养了这么好的体力。和他摔倒地上之后,他一翻身把我压倒了地上,双手朝我的脖子就掐了过来,我被他掐的一时间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直站在一旁的陈姝涵看到情况不好,也壮着胆朝汪振康走了过来,她过来拉扯汪振康的胳膊,被汪振康一把推倒在地上。
    我趁这个机会,抓住他的手,起身又把他压倒身下,挥着拳头朝他的脑袋打去,边打边喊:“艹你mb啊,叫你掐我。”
    就在我这个痛打汪振康,打的热闹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后背一凉,一个异物进入了我的身体,又快速的离开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剧烈的疼痛感,这种疼痛感就像毒药一样瞬间就麻痹了我的神经。
    我回头看了一下,发现墨镜男手中正拿着一把刀,鲜血顺着刀刃,滴到地上,红艳艳的,那么的惹眼。
    我的衬衫早已被鲜血暗红,一阵无力感侵袭我的身体,一下子就让我瘫软在汪振康身上。汪振康感觉把我从他身上推开。此时,陈姝涵朝我哭着跑了过来,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样子,让我一时间有些不相信眼前的她是那个高冷的如同冷血动物般的女房东。
    她来到我身边,把我扶了起来,我感觉一阵无力,顺着她的身体就靠在了她身上。我似乎碰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软软的,很舒服,还有一种好闻的香气。这时我才意识到我躺在了陈姝涵的胸脯上,正压在她的两个大白兔上面。
    看到墨镜男拿刀捅了人,其他打人的人也停了下来,杨阳朝我跑了过来,抬起我的头,把我从陈姝涵的胸脯上抬了起来。
    我心里这个生气啊,老子都他妈负伤了,你怎么就这么没个眼力见呢,让我再躺会不好吗?
    我没理会杨阳的话,继续瞄准陈姝涵胸前的大白兔躺了下去,那感觉真的是soft,都快让我忘了我被人捅了。
    可能是因为失血的原因,我感觉阵阵眩晕,他们在我耳边的话我也越来越听不清,我只记得杨阳似乎在喊:“快叫救护车。”接着我就眼前一黑,真的晕了过去。
    ······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躺在医院了,手上打着点滴,我抬头向四周看了看,发现病房里之后毛哥一个人趴在我床边。我费力的抬起手朝毛哥肩膀上拍了一下,把毛哥吓了一跳,吓得他哇哇直叫。
    毛哥拍着胸脯说:“卧槽,你他妈吓死我了,受伤了还这么不老实。”
    我看着他说:“我睡了多长时间了?陈姝涵,杨阳他们呢,怎么样了?”
    毛哥往椅子一靠,从口袋中拿出烟来,点燃重重的吸了一口,才缓缓说:“你睡了一天一夜了,他们都回去了,杨阳正在酒吧处理酒吧的事呢,酒吧都被砸烂了。”
    听了毛哥的话我的心忽然变得沉重起来,我想跟他要只烟,不过他以我受伤了为借口不给我,我又问:“那陈姝涵,楚娇没事吧,汪振康那一伙人呢。”
    “别人都没事,就你负伤了,失血过多晕过去了,汪振康那伙人现在正在公安局蹲着呢,现在正在协商这件事怎么处理。”毛哥在一旁吞云吐雾。
    “你不是在日企上班吗?怎么是你在这照顾我。”我说。
    “你以为我想来啊,要不是看你那要死不活的样子,我才不来照顾你,康凯,你也是的,就不能踏实点,正经的干点事,身体是你自己的,也不能这样作践自己。”毛哥最少说不愿意,但是心里还是对我很关心,我明白毛哥的一番话也是为我好,可是这些事真的是我能决定的吗?
    正在我们说话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进来的人让我眼前一亮,竟然是上次让毛哥画画的坂田惠子,一直在网上听说日本女生比较抗冻,今天看见她的装扮果然如此,她上身穿着粉色毛衫,下身的包臀短裙下面什么都没穿,露出两条白花花的大腿,现在正值深秋,气温已经变冷,她这种穿法还是让我有点吃惊。
    坂田惠子手中拿着饭走到了毛哥身边,从她手上把毛哥正在吸着的烟夺了过去,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说道:“病房里面不允许吸烟。”
    毛哥看着我苦笑了一下,我在心里不得不佩服毛哥,几日不见和这个日本女孩的关系发展的如此迅速,坂田惠子明显一副女主人的样子,也不知道毛哥给她推到没有,我得找个机会问问。
    坂田惠子把手上的饭放到桌子上,看着我露出一个甜甜的笑说:“你醒啦。”
    我对她笑了笑说:“给你们添麻烦了,还让你们过来照顾我。”
    “跟我还说这个,用不着。”毛哥说。
    “谁跟你说,我跟惠子说呢。”说完我拉起了惠子放在床上的手,“谢谢你,惠子。”
    毛哥朝我的手上打了一巴掌,把我的手从惠子的手上打掉,说道:“我替惠子心领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说话速度有点快,惠子似乎没听懂,她看着我们问:“你们在说什么?”
    这个说话的间隙,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了,看到这次进来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整个心跳都加快了,是陈姝涵来了。
    第十二章 趁机揩点油
    -
    第十二章 趁机揩点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