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我的老朋友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九章 我的老朋友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九章 我的老朋友
    打电话的是我的一个学长杨阳,他已经毕业了,他上学的时候是我们乐队的主吉他手,我是乐队的主唱,听说他毕业之后在酒吧街开了个叫第三世界的酒吧,混的风生水起。
    “喂,您好,这里是金碧辉煌足疗中心,请问你是要什么价位的大保健呢,还是来个全套呢?”我在电话这头憋着坏笑说。
    “咦,难道打错了,我记得电话没错啊。”杨阳在电话那头有些不解的说。
    听到他在那边自言自语我还是没忍住,哈哈的笑出声来。
    “靠,康凯,你还是本性不改,又他妈使坏。”杨阳气愤的说。
    “杨老板,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我笑着说。
    “别埋汰我了,什么杨老板,你最近忙什么呢。”杨阳问。
    “刚失业,没事可干,闲着呢。”我回答。
    “那你有兴趣来我这酒吧唱歌吗?我现在酒吧缺个驻唱。”杨阳开门见山的说道。
    “好久没唱歌了,我也不知道我行不行啊。”
    “别谦虚了,咱俩在一块组乐队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你,没比你行的了。”杨阳的一席话把我带回了我们那时玩乐队的疯狂岁月中。
    我和杨阳是一对默契的组合,那时杨阳留着披肩发拉风的很,他弹吉他我唱歌,我们合作的曲目很多都成为了学校的经典,曾经我们乐队也是校园十佳乐队之一。我的初恋女友楚娇也是我们乐队的歌迷,最后成为了我女朋友,不过也变成了过去式。
    “怎么着,来不来?”杨阳的话把我从回忆中拽了回来。
    “好吧,那我去试试吧。”我答应了杨阳。
    “那你现在过来玩会呗,这还有我们的老朋友。”杨阳说。
    “谁啊?”我问。
    “你来了就知道了,过来吧。”
    挂了杨阳的电话,我换了一身衣服,出门之前我朝陈姝涵的房间看了眼,她没关门,还在写字台看文件。
    我走到她的房门前,对她说:“你晚上还出去吗?”
    “不出去。”陈姝涵头都没回的答到。
    “那你晚上自己吃点东西啊。”我对她说。
    “嗯。”
    “我出去啦。”我对陈姝涵说,但是没收到她的回应。
    出了门,打车去了杨阳在酒吧街开的第三世界酒吧,第三世界的装修十分的古典,是把中国古典家具和现代的摇滚音乐相结合的一种风格,给人一种穿越的错觉又有一种置身与世外的感觉。
    我推门而进,看到了坐在门口的杨阳,杨阳依旧留着披肩发,不过比我们分开的时候头发更要长一点。杨阳也看到了我,他站起身来,走到我身边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康凯,好久不见啊。”
    我拍拍他的后背说:“确实好久不见了,你的毛发更长了。”
    杨阳笑着说:“你这家伙还是老样子。”
    “你说的老朋友呢?”我向四处张望道。
    “你自己看。”杨阳指着吧台旁边的驻唱说。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杨阳说的老朋友不是别人,竟然是楚娇。
    她穿着一身长裙,披散着头发,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尽显妩媚,她在驻唱的位置上,在配乐的伴奏下,唱着歌曲《女人花》。
    “女人花摇曳在红尘中,女人花随风轻轻摆动,只盼望有一双温柔手能抚慰我内心的寂寞,我有花一朵花香满枝头,谁来真心寻芳丛,花开不多时啊堪折直须折,女人如花花似梦······”
    看着台上楚娇一副仙气儿十足的样子,我也有些陶醉在她的歌声中,当初我们乐队在学校女生节的时候唱了一些我们自己写的歌,楚娇也是演员,后来演出结束之后,她跑到我们乐队说十分喜欢我们唱的歌,问我们是谁的歌。
    杨阳告诉她,是我们自己写的,楚娇问,是谁写的。杨阳指着正在收拾东西的我,说是我写的。就这样,我和楚娇认识了。
    一首歌动人的女人花唱完之后,楚娇从台上走下来,走到了我和杨阳的身边拿起桌上的水喝了口说:“康凯,你来了啊。”
    “你怎么在这啊。”我看着楚娇问道。
    楚娇努了努嘴看着杨阳说:“问他。”
    我看着杨阳说:“好小子,你这是闹哪出?”
    杨阳挥手叫服务员拿了三杯啤酒说:“创业初期嘛,都是老朋友,相互扶持呗,就当玩了,我还是很怀念大学那会我们在一块唱歌的日子。”
    我喝了一大口啤酒,冰凉舒畅的感觉让我心情也大好,我拉着杨阳说:“来,咱们再合作一曲。”
    杨阳笑着说:“就等你这句话了。”
    楚娇也在一旁拍手道:“快去,快去,最喜欢听你们唱歌了。”
    我和杨阳朝台上走去,杨阳试了下琴弦,“唱哪首?”
    “《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爱你》。”我说。
    在杨阳娴熟的伴奏下,我拿着话筒深情的唱出这首歌。
    我想我是爱上了你
    所以才会有这莫名的情绪
    这是一个错误的想法
    甚至有些荒唐
    每次你偶尔说起他
    我都假装若无其事
    我想用歌声来告诉全世界我爱你
    可是却不能说出谁是你
    我最亲爱的你
    如果你听到我的歌
    你一定要幸福
    全世界只有我知道我爱你
    我却要把这份爱压在心底
    每个失眠的夜里都会想起你
    数着我们走过的路
    还剩下多少的时间
    由我来陪着你
    紧握话筒的我似乎真的穿越到了我们的那段光辉岁月,我想起了我们在学校联合其他乐队举办的摇滚音乐节,那是我们对梦想的追求,我想起了我们在台上疯狂演唱,撕心裂肺,挥汗如雨,那是我们对青春的诠释······
    一首歌曲唱完之后,台下响起了掌声,有人还在起哄让我们再来几首,杨阳显然也没有尽兴,他对我使了个眼神,我知道他想来点更high的。伴随着他劲爆的前奏,我的血脉也开始沸腾。
    在我们的带动下台下的气氛也变得十分的欢快,伴随着我在台上撕心裂肺式的演唱,很多人跟着我们的节奏在一起摇摆,这首劲爆的歌曲之后,我也大汗淋漓,让我找到了那种年轻的激情。
    唱完之后,我和杨阳从台下走下来,坐到了刚才的座位,楚娇看着我们笑着说:“没想到啊,还是宝刀未老,风采不减当年。”
    杨阳甩了甩头发说:“是不是又迷住你这样的无知少女了。”
    我拍了他一巴掌说:“得了吧,别自恋了,人家夸我呢。”
    楚娇哈哈大笑说:“怎么还是那么贫。”这时,楚娇的电话响了,她接通了电话对电话那头说:“嗯,我在,你进来吧。”
    挂了电话楚娇看着我们说:“我男朋友来接我了。”
    听到男朋友三个字从楚娇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的心还是咯噔了一下,曾经属于我的称呼,现在已经与我无关了,而今后她也不会和我有超越朋友的亲密,依偎的也是另一个男人的怀中,也许当我们无法再去拥有的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选择忘记。
    这时,一个高大英俊的男生走了过来,走到楚娇的身边,拉住了她的手,脸上堆着笑看着我们。
    楚娇拉起男生的手看着我们说:“这是我男朋友丁力。”说完,她看着杨阳对丁力说道:“这就是我跟你常说的我的好朋友杨阳,他可是这个酒吧的老板哦。”
    丁力看着杨阳点了点头。楚娇的目光落到我身上,她对丁力说:“这也是我的好朋友康凯。”
    丁力也对我点了点头,我对他笑了一下算是回应。丁力拉着楚娇说:“楚娇,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吧。”
    楚娇从沙发上拿起挎包对我们说:“我们先回去了,下次再玩。”
    送走了楚娇和丁力,杨阳拍着我的肩膀拿起啤酒说:“什么感觉?”
    我喝了一大口酒说:“什么什么感觉?”
    “其实,我觉得楚娇还是忘不了你,你看她找的男朋友和你都那么像。”杨阳故作深沉的说。
    “哪像?”
    “我听她说他男朋友之前也是玩乐队的。而且唱歌也不错。”杨阳说。
    “没准她就喜欢唱歌的,不管了,过去就过去了,喝酒。”我拿起酒和杨阳碰了个杯。
    在杨阳的酒吧唱完歌我回到家都快11点了,我开门之后的情景,让我大吃一惊,汪振康怎么在这?
    第九章 我的老朋友
    -
    第九章 我的老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