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快来救我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八章 快来救我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八章 快来救我
    我十分怀疑这些战斗力爆棚的城管练过,我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都是当年学校的长跑冠军,我和毛哥竟然没跑过他们,被抓住了。
    “还想跑,跟我们回去。”其中一个城管说道。
    我在一旁累的直喘粗气,毛哥梗着脖子说:“你们凭什么管我们,我们又没违法。”
    “你们知不知道广场上不能随便摆地摊。影响广场风貌,你们违反了城市广场管理规定,这就是违规,我们就得管。”一个胖胖的城管抓着毛哥的胳膊说。
    毛哥甩开胖城管的手,“怎么影响广场风貌了,我那是给路人画画,把广场的美留在纸上,我这是美的传播者。”
    “少贫,跟我们上车,回去说。”
    一辆印着城管两个字的电瓶车停到了我们面前,我和毛哥已经没法反抗了,跟着他们上了车,车把我们带到了他们城市执法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胖城管示意我们坐,“把身份证拿出来给我看一下。”胖城管说。
    我们坐到了长凳上,掏出身份证递给他,我看着他问:“这要怎么解决?”
    胖城管把身份证放到了抽屉里,拿出杯子泡了杯茶,喝了口茶说:“这事也好办,东西我们没收了,你们把罚款交了就行了。”
    “交多少钱?”毛哥问。
    “一个人2000,两个人4000。”胖城管随口说道。
    “这么多钱我们没有。”毛哥斩钉截铁的说。
    胖城管皮笑肉不笑的说:“罚款不交,你们就别走了。”
    “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我在一旁说。
    胖城管继续说:“你们要走也行啊,身份证别要了。”
    胖城管的话,让我和毛哥十分无奈,真是防不胜防,在这等着我们呢。
    “要不咱不要身份证了,回去补办。”我小声的对毛哥说。
    毛哥摇了摇头:“补办一个身份证要好几个月呢,我们怎么找工作。”
    “那罚款能不能少交点。”我对胖城管说。
    “这玩意还能讨价还价啊,这都是管理规定的,不行。”胖城管说。
    “你那有没有钱。”我看着毛哥说。
    “你也知道我是月光族,我这就还剩不到一千块钱,不够啊。”毛哥皱着眉头看着我。
    我身上也是没钱了,上次去医院还透支了4000多,还欠银行钱呢。
    “城管大哥,我们是真没这么钱啊,你就别难为我们了。”我对胖城管说道。
    “你可以打电话给你的家人,朋友。”胖城管看着我们说。
    我和毛哥对视了一眼,去找谁借钱呢?4000块钱对于我们这种学生来说也不是小数目,这种事又不想告诉家里面。
    这时,我想到了一个人,陈姝涵,一个22岁有房子,开奥迪的女人,她肯定有钱,我可以先找她把钱借了,找份工作再慢慢还给她。我对毛哥说:“我知道找谁了。”
    说完我掏出手机,翻出陈姝涵的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响了几声之后终于接通了,我没有直接开口,我先是关心的问道:“你的感冒好点了吗?还发烧吗?”
    陈姝涵在电话那头淡淡的说:“不烧了。”语气似乎没有以前对我那样冷淡了。
    “那你多喝点热水啊,出点汗就好了·······”我继续关心的说。
    “嗯。”
    “那个·······”
    “你打电话我到底干嘛,说话吞吞吐吐的。”陈姝涵有些不耐烦的问。
    “你能不能给我送点钱过来。我这出了点事。”我把声音压低说道。
    陈姝涵愣了一下说:“你怎么了?”
    “我和我朋友在广场摆摊被城管抓了,给扣这了,得交钱才能走。”我说道。
    我怕她不来又继续说:“你快过来救我们吧,你也知道城管都爱打人,你再不过来我们就完了。”
    我的话刚说完,陈姝涵还没回应,胖城管倒是火了,他把脸拉的老黑,看着我吼道:“什么叫爱打人,别胡说八道,现在都是文明执法。”
    我用手捂住话筒对胖城管说:“您别急,我这么说也是为了让她快点过来交钱,不严重点说她不来啊。”
    胖城管挥了挥手示意我快点说。
    陈姝涵陷入了沉默,没有回答。我着急的问:“你到底来不来啊。”
    “你现在哪呢。”陈姝涵终于有了回应。
    “城市执法办公室。”我刚说完,陈姝涵就挂掉了电话。
    我和毛哥如坐针毡的坐在那,等人的过程总是十分漫长的,我从口袋中摸出黄鹤楼来抽出一根递给毛哥,胖城管不悦的说:“这不许抽烟。”
    我闻了闻烟,又放回到烟盒中,毛哥把烟夹到了耳朵上,等了许久之后,门口终于出现了陈姝涵的身影。
    青春靓丽的她一出现,立刻引起了大家的目光,胖城管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毛哥更是看得眼都直了,毛哥在我耳边轻声的说:“这本人比照片还要漂亮。”
    “哪里交罚款?”陈姝涵进屋说道。
    “姑娘,来这里交罚款。”胖城管对陈姝涵说。
    陈姝涵带着一阵香气从我身边走过,都没有正眼看我一眼,交完了钱,胖城管把我们的身份证和毛哥的画板还给了我们,陈姝涵和我们一前一后走出了城市执法办公室。
    出来之后,让我有一种重获自由的感觉,空气似乎都变得十分的清新,走在我前面的陈姝涵忽然扭过头来对我说:“你是跟我回去,还是自己回去。”
    “我跟你回去。”我说。“毛哥,你自己回去吧。”
    毛哥坏笑着对我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
    我跟着陈姝涵上了她的奥迪tt,“今天谢谢你啊,给你添麻烦了。”
    “知道给我添麻烦,你还找我。”陈姝涵冷着脸说。
    “这不是找不到人了吗,我们都是穷学生,哪有那么多钱,等我找到工作后挣了钱还给你。”
    “康凯,你当初租房的时候,不是说为了上班吗,你说你干什么都不踏实,工作干到最后都干丢了。”陈姝涵有些厌恶的看了我一眼说。
    我真想告诉她,还不是因为上次救你,得罪了汪振康,害的我和毛哥都丢了工作,后来一想,反正都过去了,告诉她又有什么用呢,反正我在她心里也没有好印象,确实我就是一个做事不踏实的人。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车内的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回到家里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了,中午饭也没吃,我到厨房找到了昨天吃剩的米饭,用打了两个鸡蛋,切了点黄瓜胡萝卜,炒了一份蛋炒饭,闻了一下味道还不错,高中的时候,爸妈经常不在家,蛋炒饭是我学会的第一个菜,也是我用来紧急填饱肚子的手段。
    我端着蛋炒饭吃了起来,我这才想起来陈姝涵应该也没有吃饭,于是我放下手中的碗,跑到厨房给陈姝涵盛了一碗蛋炒饭,走到陈姝涵的房门前,敲了敲她的门。
    “干嘛?”屋内传来了陈姝涵的声音。
    “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我说道。
    “这话你已经说过了。”
    “那个······你中午是不是没吃饭,我做了点蛋炒饭,给你盛了一碗,你吃点吧。”我对她说道。陈姝涵在屋内没有回答。
    “那我进来啦。”说完我拧开了她的房门,陈姝涵正坐在写字台前,看着几分文件,我端着蛋炒饭走到她身边,才发现她看的东西是英文的。
    “你这么认真啊,还学习英语啊。”我说。
    陈姝涵转过身来对着我说:“有事吗?”
    我把蛋炒饭递到她面前,对她说:“蛋炒饭,你尝尝。”
    陈姝涵她并没用拒绝,从我手中接过了碗:“你还会做蛋炒饭。”陈姝涵说话的口气有些缓和,似乎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冷了。
    “你尝尝好吃不,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天天炒给你吃。”我笑着说。
    “谁要你天天炒饭给我。”陈姝涵不愿意的横了我一眼,但是我分明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喜悦。
    “切,你想的美,我还不愿意呢。”我也不甘示弱。
    “康凯,你真的该去找个工作,好好的做下去,你看看你最近不是在家里闲着就是到处惹事。”陈姝涵边吃边说。
    “你怎么这么关心我,是不是良心发现了。”我嬉皮笑脸的说道。
    “我是觉得你天天没事呆在家里骚扰我,好烦啊。”
    “我可以给你做饭啊,多好啊。”我继续打哈哈。
    “谁需要啊。”陈姝涵转过身去继续吃饭,不再理我。
    我也识趣的从她的房间走了出去,在家又百无聊赖的度过了一下午,晚上接到了一个老朋友的邀约电话。
    第八章 快来救我
    -
    第八章 快来救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