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夜半歌唱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七章 夜半歌唱
    我的坏坏房东 作者:康大叔不流氓
    第七章 夜半歌唱
    我背着吉他上了陈姝涵的奥迪tt,她开车带我一路飞驰,速度开的飞快。
    “你就不能慢点,你开这么快,要飞啊。”我在她身旁说。
    “怎么了,你害怕了。”陈姝涵面无表情的说道。
    “怎么可能,有本事你再快点。”我嘴硬的说道。
    陈姝涵给了一脚油门,车被她飙到了150迈······
    车开了半个多小时,陈姝涵果然把我带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而且还是山上。陈姝涵看着我说:“尽情唱吧,这里没人。”
    “车上空间太小了,我施展不开。”我抱着吉他说。
    “那你下去唱啊。”
    “我怕我下去后,你再开车走了,丢下我一个人。”我警惕的说。
    “真是受不了你。”说完,陈姝涵打开车门下了车。
    我也随着她一起下了车,跟在她身后,我们走到了一处观景台,看着山下灯火通明的城市,忽然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就像一块浮萍在茫茫沧海中飘荡,始终找不到落脚点。
    看着远方的星星,我真是很想好好的发泄一番,于是我拨动了琴弦,谈了一首逃跑计划的《夜空中最亮的星》。
    夜空中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听清
    那仰望的人
    心底的孤独和叹息
    oh夜空中最亮的星
    能否记起
    曾与我同行
    消失在风里的身影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
    和会流泪的眼睛
    给我再去相信的勇气
    oh越过谎言去拥抱你
    每当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每当我迷失在黑夜里
    oh~夜空中最亮的星
    oh请照亮我前行
    没想到,我一首歌唱完之后,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的陈姝涵竟然鼓起了掌,“没想到你也知道逃跑计划,你也没那么土鳖啊。”(那时候逃跑计划还没现在这么有名)
    “那必须的,谁让你总是那什么眼看人低。”我挖苦她说。
    陈姝涵打了我一拳说:“滚你。”
    我有点惊讶于陈姝涵竟然也喜欢这种小众乐队的歌,于是我说:“你是不也会弹吉他,要不你来一首吧。”说完我把吉他递给她。
    她把吉他推给我,“我不想唱歌,你继续发泄吧。”
    我拿回吉他,心想有一个这么漂亮的美女,在山上数着星星,听我唱歌,也是蛮浪漫的哈。
    于是我又弹唱了逃跑计划的另一首歌《阳光照进回忆里》。
    夜晚的山上温度确实有点低,一阵冷风吹过,陈姝涵打了一个寒颤,她双手抱肩跺着脚。
    “外面有点冷,要不你回车里吧,我自己在这待会就好了。”我对她说。
    陈姝涵看着我点了点头。她回到了车上,摇下了车窗,双手托着下巴看着我,似乎在期待我后面的歌。
    我拨动了琴弦继续唱下去,在我唱到动情之处的时候,我发现陈姝涵已经发动了她的奥迪tt。
    我对她大喊道:“你要干嘛?”
    陈姝涵从车窗中探出头来,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这是对你不讲信用和吵我睡觉的惩罚。”说完她开着车朝山下走去。
    剩下我一个人在原地凌乱,我冲着车的背影撕心裂肺的大吼:“我草你·····”
    夜晚的山上有点冷,我也没法再待下去,这个时间山上哪有出租车,我背着吉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山下走,在心里已经把陈姝涵的全家都问候了一边,顺便连她未出生的孩子都被我诅咒了一遍,陈姝涵,回去我要掐死你。
    她开车上山用了半个小时,我下山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等我走到山下的时候,我的两条腿就跟灌了铅一样,重的迈步子都费劲,下了山之后我打车回到了家里,在楼下我看到了陈姝涵的奥迪tt,气得我上去狠狠的踹了两脚。
    等我进屋之后我发现都已经半夜两点了,陈姝涵房间的门关着,我心里还是气愤的很,这大晚上折腾的我这么惨,她竟然还在睡觉。
    于是我开始敲她的门,边敲边对她说:“陈姝涵,你给我出来,咱俩好好谈谈。”
    过了良久没有回应,但是我已经铁了心今晚非得把她给叫醒,好好谈谈,不谈人生,不谈理想,就谈今天晚上这件混蛋事。
    “陈姝涵,你别在里面装听不见,快出来,没你这样的。”我在外面说道,这时,从陈姝涵的房间里面传来了阵阵咳嗽声。我用手拧了拧门把手,门竟然开了,她竟然没锁门。
    我推开门,开了房间的门,陈姝涵正盖着被子,背对着我,对于我开门而入她竟然没有一点反应。
    “你到底想怎么样,装死是不是。”我看着她说。陈姝涵已经没有回应。
    正当我想要把她从床上拉起来,当面理论一下的时候,陈姝涵忽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
    “呵呵,你就使坏吧,看看遭到报应了吧。”我笑着说。
    “你出去。”陈姝涵躺在被窝里对我冷冷的说。
    “出去就出去,最好烧死你。”说完我就走出了房间。
    我去厕所冲了一个热水澡,从陈姝涵房间里面依旧传来她断断续续的咳嗽声,我的心里也在纠结,我真的就这么视而不见吗?算了,我就做次好人吧。
    洗完澡出来之后,我到厨房里面找了块姜,切成了片,又找出了红糖,混着姜片,放到了锅里面,又回到我的房间,找出我常备的感冒药。
    姜糖水烧开之后,我端着水拿着感冒药去了陈姝涵的房间,我坐到她身边对她说:“我给你煮了点姜糖水,你和感冒药一块吃了吧,明天就好了。”
    说完我把她从床上扶起来,这次陈姝涵并没有和我较劲,而是顺着我从床上坐了起来,用姜糖水把药一并吃了,我摸了摸她的额头,有点热。
    我对她说:“你别想多了,我可不是关心你,我是怕你真感冒了,再传染给我,让我也感冒,所以我要把病毒扼杀在摇篮里。”
    不知道是不是陈姝涵病了,没力气和我斗嘴,她没说话,而是喝完了姜糖水又躺到了床上。
    看着她静静躺在床上的样子,均匀的呼吸,我想大概睡美人就是这样吧。我给她掖了掖被子,关上灯,从她房间走了出来。
    我回到房间,折腾了一晚上,我也很快就睡着了,第二天8点多就接到了毛哥电话:“康凯,你快过来啊,我一个人在这很无聊。”
    我没好气的说:“你就不能让我多睡会,你一个自由职业者,怎么整的跟上班似的,这么准时搞毛线啊。”
    “有点人生追求好不好,你快来吧,来了我给你个惊喜。”说完毛哥挂了电话。
    我起了床,到厕所里面洗漱了一下,出门之前我下意识的看了眼陈姝涵的房间,她还没有起床。
    坐公交去了广场,毛哥早就摆好了摊位,我走到他身边问道:“你催命似的叫我来干嘛?惊喜呢?”
    毛哥拿出了手机对我晃了晃说:“给你看看我和日本妹妹的进展。”
    “到什么地步了?”我问。
    “已经热火朝天了,**不离十了,你自己看。”毛哥满脸春风。
    “这日本妹妹也会打中国字?”
    “笨蛋,微信语音啊。”毛哥说完把手机递给我。
    我从毛哥手中接过手机,正打算听听毛哥是怎么勾搭成奸的。就在这时,几个穿制服的人朝我们这边走来,毛哥变的有些警惕,他看着我慌张的说:“不好,城管来了。”
    我这正越走越近的城管对毛哥说:“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跑啊。”毛哥边说边收拾东西。
    毛哥把东西塞进包里,撒丫子就跑,我见状也跟在他后面,后来我才意识到,我根本没必要跑,摆摊的是他啊,不过这也是后来才想到。
    我们一前一后的向前跑,后面传来了城管的大声呼喊:“前面那两个站住,别跑。”他们说完就追了上来。
    第七章 夜半歌唱
    -
    第七章 夜半歌唱  -